工作必須有錢有愛有意義!把喜歡的事情做成事業,成為斜槓、創業者的提案


「為什麼?因為太貴了嗎?」當時的我真心不懂父母為什麼這麼生氣。

「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爸爸很嚴肅的看著我。

「我現在不就是負起責任了嗎?你不是要我去搞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嗎?那我這不是搞清楚了嗎?我有目標而且我還做計畫了,我就只是不想去唸大學而已啊!」我也被激怒了,開始對爸媽大小聲了起來。

「你這不叫負責任,你只是為你的逃避做好準備而已。」爸爸冷冷的說,離開了餐桌。

我開始流眼淚,無法相信爸媽竟然不允許我去追夢,爸爸說的那席話在我腦中盤旋,我覺得自己好像聽得懂,又好像聽不懂,什麼叫做為我的逃避做準備?這又要怎麼分辨?

媽媽在一旁安慰我說:「你還是去找一間大學完成學業,不然只有高中肄業的學歷以後是很難找到工作的。」

「那我現在就去找工作啊,我可以打工啊,我為什麼非得要唸大學不可?」我惱羞成怒地說著。

我爸走回餐桌前對我說:「你如果有本事,就用自己的能力對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而不是期望整個世界以你為中心運轉!」

爸爸的話敲醒了我(不過可能沒有全醒,大概半醒)我帶著似懂非懂的理解,思考著下一步的可能性。滿心期待的計畫泡湯了,但日子還是要過,我的指考分數不理想,放榜後也沒能找到心儀的學校,因此休學一年,去參加相關的夜間學程,白天則在一間相機的配件行擔任網路美編。

大約是從那時候開始,我三不五時就會思考著「有本事」的定義為何?「為自己人生負責」到底是什麼意思?「為逃避做準備」又是什麼呢?也是從那時開始,我逐漸學著拼湊出自己的理想生活,我知道生活中必須要有值得期待的大小事,才不會回到那種無力迷惘的日子。因此,我的生活裡開始出現像存錢、出遊、買到___東西這樣的目標,因為這些目標,我確實更有動力起床去打工賺錢,我也一向是一個只要有目標就會盡力去完成的人,所以,那段時間裡,我的生活就是不斷出現結果型的目標,然後不斷地完成Check掉,又得重新去想新的目標。

很快地,我發現這樣由目標構成的生活不僅沒有實質的意義,還像是滾雪球一樣,目標越滾越大,希望買的東西越來越貴,想去的國家越來越遙遠,達成後的感受一次比一次空虛。我開始在想: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的人生充滿目標呀!而且目標也是越來越有挑戰性,但我為什麼還是感到不踏實?

那個時候,我大約是大學二年級(休學後一年還是有回到校園生活),也再度重拾逛書店的樂趣,我開始看一些以前不太看的書,像是人生方向、設計思考、心理學、職涯規劃⋯⋯等,也許是因為心中有疑惑想要找到解答,我慢慢理解到自己在目標設定上究竟做錯了什麼,而我發現最大的錯誤,就是將「理想生活」設定成固定型,並以為只要「搞定了」什麼事,生活就會變得有意義。

我們總認為只要完成學業了,接下來的職場生活就搞定了。

我們總認為只要工作穩定了,接下來的生活也不用太操心了。

我們也經常以為只要結婚了,人生的大事就完成了。

我們更以為只要生了小孩,就能對家人有所交代了。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