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的一堂課:充滿挑戰的教育現場,老師如何帶著愛和勇氣站在台上

<作者簡介>

陳怡嘉
學生稱國文女王、嘉嘉老師,也被稱為是「最有正能量」、「具有改變人心的能力」的老師,受邀上百場演講,擅長學習策略、行為改變學、自律與效率的鍛鍊提升。除了是教師、作家、講師,也是兩個兒子的母親,參與拍攝的廣告作品《最難的一堂課》造成百萬點閱與迴響,並獲得遠見雜誌專訪。
從北一女補校到臺大中文系、政大國文教學碩士,獨特的求學經歷,使她決心站在需要的學生面前,以高職作為奉獻一生的志業,努力將更好的學習與思考法傳授給學生。
經營粉絲頁「女王的教室 陳怡嘉老師」,著有《女王的教室一:國文老師一定要告訴你的終極秘密》、《女王的教室二:行動圖書館女孩逆轉勝》、《搶救國文:統測複習25週》等。

★內文試閱:

‧作者序

教育是學生的學習之路,也是老師的成長之路
這年頭,當老師,當一名好老師,真的是越來越不容易了。
回想我滿懷熱情來到教育現場時,實習時的我,不知怎麼拿捏跟學生相處的分際,心累、身也累。
學生打球贏了,因為另一個班「輸得臉色難看」,就要跟別人打架;打球輸了,也說「裁判不公平、對方手腳不乾淨」,也要跟別人打架。那時,我橫亙在走廊上,兩手推著兩班的學生緊張不已,終於等到教官趕到,平息了一場紛爭,真是大大鬆一口氣。
那時,我忙著鼓勵學生讀書,緊盯他們放學後的生活,跑去學校附近的撞球店找人,深夜還跟學生在熱炒店搏感情,到最後學生送我的實習禮物,就是把我丟進學校的荷花池,全校注目,歡聲雷動,我還以為那代表我們很親,我終於贏得他們的心。
事後,我在每一年來來往往的實習老師中,看到當年那個「既沒有分寸,又缺乏威嚴,徒有熱情,最後不像老師也不像學生」的我,決心一改風格,成為一名嚴師。
「嚴師」就是不苟言笑,像法官嚴格執行命令;「嚴師」就是立場鮮明,不容學生質疑。第一個班是我正式老師的實驗,也是我形象的大翻轉,我成天穿著黑色套裝,頭髮故意弄成老派捲髮,做了數十種表格,每天緊盯學生各項表現。
遲到,記。周記遲交,記。上課睡覺,記。掃地不認真,記。升旗講話,記。態度不禮貌,記。所有行為化為表格,我從法官變典獄長,我的學生就是我的囚犯,我的愛就是不讓你鬆懈,我的記過就是督促你改過向上。我這麼辛苦努力,都是為了你!
那一年,第一個學期我就記出了一百四十七支警告。誰還敢說我「沒有威嚴」?誰還敢質疑我「年輕老師不會帶班」?我的班各項競賽都得名,我的班整齊畫一,我的班和我都一絲不苟。
可是,我的學生乖了一個學期後就越來越不聽話,我每天越來越忙,過單越送越多,也頭腦越來越不清楚。
「這個過記出去了沒?通知家長了嗎?怎麼又有他?」我從老師變成一個文書小姐,整天糾纏在一堆表格跟通知中,同樣問題一再出現,和家長已經談到無話可說,跟學生更是只有「恨鐵不成鋼、你怎麼那麼沒有羞恥心」的無奈感。
直到班上一再爆出大事,我才終於覺醒「不是學生有問題,而是我有問題」,思考「嚴師」的真諦。
在這之後,我又開始另一波實驗。
我決定當一個原則清晰但不隨便記學生過,把學生視為「白紙」的「嚴師」。
學生犯錯時,我依然凶狠變臉,教導做人道理,但過單幾乎沒送出去,試圖以「高中生的自覺」喚起他們的良知良能,重新考驗我對「人性本善」的信仰。
不知道是這個方法奏效,還是我比較幸運,這個班既貼心又懂事,還品學兼優,我終於好像比較知道怎麼當老師,也知道怎麼當一個又嚴又溫暖的老師了。
那一屆,我很滿意學生,也很滿意自己。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