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征:大清征服中央歐亞與蒙古帝國的最後輓歌


軍隊後面跟著一千三百輛車。這些載有補給的車輛彼此緊密串連,以防敵襲。當輜重物資抵達時,走在糧車前的康熙皇帝與將士們都鬆了一口氣。于成龍的補給車隊一直出狀況,很快就沒能跟上大部隊了。雨水和泥濘拖延了進度,許多牛隻死亡。為了穿越大沙丘,士兵們不得不用柳條和泥土修路。當輜重隊進到沙漠時,他們將部分物資留在彈藥倉,以便回程補給之用。

康熙策軍繼續向前。他會在耶穌會士張誠和徐日昇的陪同下,定期觀看北極星,好確定自己所在的緯度。 他向風雨之靈祈禱旅程平穩。康熙帶著六個兒子隨行出征,但長子胤礽留在北京掌理國政。康熙在給胤礽的家書中描述了沿途景觀、軍事行動的進展,以及他自己的健康狀況。這些滿文信件堪稱中國文學最出色的旅遊紀錄之一,讓我們得以洞悉康熙的性格,幾乎是每天記錄下皇帝變化多端的心情。皇帝的信心隨著新情報或物資的到達(或未能如期抵達)而起伏著。他鉅細靡遺地描述部隊通過的地形,注意不同種類的花草,數不盡的土撥鼠洞穴、水源,以及各種類型的沙漠。他還會送植物回京讓兒子照養。當大軍困在一個「只有沙岩」的地方時,他仍繼續蒐集彩色寶石作為送給在北京家人的禮物。 這些家書生動道出軍事行動的艱辛與樂趣,我將在下一章提出進一步分析。

***

翌日,眾人久候多時的費揚古報告終於抵達。費揚古已得知噶爾丹在克魯倫,但他的兵力太過疲弱而無法迅速推進。西路軍的口糧已在六月三日至六月十日之間告罄。于成龍只能以每日二十至三十里的速度,拖拉補給車穿越沙丘,而且時不時得因強風而停止前進。五月三十一日,噶爾丹已領先費揚古十天路程,而且他還把數英里內的牧草都燒光了。噶爾丹前往克魯倫,期待能找到俄羅斯派來的火槍手和重炮。六月二日,費揚古得以率一萬四千名兵力擋住噶爾丹的去路。六月十二日,兩軍在名為「昭莫多」的沙漠惡地交戰。昭莫多的蒙文為「Jaghun Modu」,意思是「一百棵樹」。這是一座小山谷,山丘環繞,谷底有河流穿過。

費揚古的士兵無法攜帶太多物資,已經連續行軍了十一天。他們就像游牧民族一樣,只能靠吃馬肉和駱駝肉維生。噶爾丹只有配備二千鳥鎗的五千士兵。即便已是日暮時分,清將殷化行仍然力主占領山丘。為爬上山丘,他的士兵必須激戰蒙古神射手。當軍隊終於在山丘紮營,便獲得了居高臨下的戰略優勢。滿人軍隊一邊發射大炮,一邊躲在木製路障後方推進,以棉襯甲冑保護軀幹。當他們推進到離敵人僅十步之遙時,「矢下如雨」。此時康熙本陣即將到來的消息,嚇得許多蒙古士兵棄械逃跑。噶爾丹失去對部隊的控制,陣形大亂,做鳥獸散。他的親族阿拉布灘(Arabdan)試圖抵抗,但卻被隨後出現的滿人騎兵殺得傷亡慘重,數千士兵死亡。清軍捕獲了兩萬多頭牛和四萬隻羊,噶爾丹和丹濟拉只得帶著四五十人脫逃。

雙方都已面臨物資補給的極限,但清軍主要依靠來自中原的糧食,蒙古人則仍然擁有大批牛羊。沒有水草,蒙古人就無法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但他們可以四處移動。若不是費揚古恰好擋在正確位置,噶爾丹本來有機會逃脫。費揚古不得不向西行到很遠的地方找水,這段路程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牲口。費揚古拋棄許多補給,因為早已沒有能夠攜帶補給的牲口。根據張誠的描述,當費揚古抵達土拉時手下士兵已達「最後極限」。如果噶爾丹沒來與他們交戰,他們肯定將全部餓死。俘獲噶爾丹留下的豐富補給救了他們一命。 諷刺的是,噶爾丹本可以退回克魯倫,拯救自己,然後任憑費揚古的軍隊挨餓,但他卻高估了自己的力量,選擇迎戰虛弱的中國軍隊。結果滿人和漢人放手一搏,因為深知自己無處可去,情勢也不會比現在更慘了。

邊疆擴張對清代興衰的影響(節錄)

王國斌曾經假設,假如鄭成功這位在十七世紀曾經短暫占領臺灣的強大商業冒險家,其繼承者已經在中國東南建立了一個強而有力的商業帝國,抵禦清朝並撐過十八世紀,則清朝官員也許會對英國人所必須提供的貿易品項有更多興趣,譬如武器。反過來說,英國人就沒有必要非得推動鴉片貿易來補足他們的白銀流出,而中國也可以抵抗條約開港的壓力。「總之,較可能在軍事上抵抗一八三與一八四年代英國要求的中國,是政治上有力的中國。而這可能得要東南中國先出現一個成功的商業帝國。」 王國斌並沒有聲稱這個結果很有可能發生,但他提出這個可能性,作為構思十九世紀中國另一種可能未來的方式。

我們同樣也可以主張,假如有一個蒙古國家在西北挺立下來,則同樣也可能會導致前述假設的結果(這個劇本比王國斌的更有說服力,因為蒙古國家實際上持續了將近一個世紀,而鄭氏政權僅在一六六一至一六八三年領有臺灣)。如此一來,清朝的統治者一定會有興趣為軍事遠征獲取現代武器,正如同他們十七世紀向耶穌會士訂購武器一樣。他們可能會借用英國的軍事經驗,甚至可能會邀請英國人觀察他們的遠征,就像耶穌會士觀察十八世紀的戰爭那樣。中國的軍隊實際上在十八世紀晚期曾經與入侵緬甸的英軍接觸,但未能從這次經驗中獲取任何軍事技術。 假如有一個強大的蒙古國家存在,那麼可以想像也許會有一個更大的中英聯合軍事合作。屆時中國人將了解英國在印度的存在,同樣可能意識到英國對西藏的潛在影響,因為他們必將關切如何不讓蒙古人控制西藏。提出這個假設性論點,旨在強調中國在邊疆擴張過程中創造了對外國勢力的關係開放性,以及導向更為流動的地緣政治聯盟的可能性。而這每一種可能性,都會對軍事平衡、科技變革,以及左右貿易的政治經濟層面產生影響。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