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小樹之歌

我坐在爺爺奶奶中間,奶奶的手越過我身前輕拍爺爺的手,爺爺握住它後將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這感覺好極了,很快地我便沉沉睡去。
我們下車時已是深夜,爺爺動身走上碎石子路,我跟奶奶緊隨其後。天氣冷得叫人直打哆嗦。月亮高掛天空了,看起來就像半顆飽滿的西瓜,將前方的道路鍍上一層銀光,直到我們轉彎後才看不見它。
拐了個彎,踏上長滿青草的馬車道時我才看到山巒。群山壟罩在烏黑的暗影之下,頂上是半圓的月亮高掛,高得你需要向後仰才能將它收進眼底。面對漆黑一片的山脈,我冷不防打了個顫。
奶奶在我身後開口道:「威爾斯,他累壞了。」爺爺停下腳步轉身。他低頭看著我,寬大的帽簷讓他的臉蒙上了一層黑影。
「放棄之前最好先確定自己有沒有盡力。」他說完立刻轉身接著上路,不過已經比較容易趕上他了。爺爺放慢了腳步,我想他也累了。
又走了很長一段路後,我們離開馬車道,踏上一條直通山間的步道,看來我們正在往山裡前進,但我們越是往前邁開腳步,群山似乎就越廣大深幽,從四面八方環抱住我們。
我們的腳步聲開始有了回音,周圍也傳來了大自然的陣陣聲響,樹叢間發出了悉悉簌簌低語聲,彷彿所有物體都活了過來。山裡頭很溫暖。溪流在我們身旁奏出清脆急速的樂音,那是一道潺潺流過岩石的山澗,在水潭處稍作停歇之後,再次順著山路踏上前方的旅程。我們進入山谷了。
半圓形的月亮自山嶺後方探出頭,將銀白色的光芒灑滿廣褒的天際。亮光在山谷中反射,讓我們頭頂上彷彿多了一層灰濛濛的穹頂。
走著走著,奶奶開始哼起歌來,我知道那是首印地安的曲子,無須了解歌詞的意義也能讓我心安。
但突然間一聲獵犬的咆哮嚇得我跳了起來。這聲深長哀戚的鳴叫聲瞬間變成一陣抽噎,這聲狗吠飄盪至遙遠的遠方後,再次折回到了群山之中。
爺爺咯咯笑了出來,「那是老毛德,嗅覺不太可靠的獵犬──得依賴牠的耳朵。」
爺爺一說完,一群獵狗突然將我們團團包圍,牠們在爺爺腳邊不停汪汪叫,一面嗅著我認識這個新的氣味。老毛德又開始吠了,這次爺爺立刻制止,「閉嘴,毛德!」牠立刻知道是主人回來了,急忙連跑帶跳地奔向我們。
我們走過橫跨山澗的獨木橋,一間被綠樹環繞、依著山峰、前有長廊的小木屋映入眼簾。
小屋內有條寬敞的廊道將房間分置兩側。走廊的兩端都有出入口,有人稱這樣的廊道為「走廊」,但山中的居民們都叫它「狗廊」,因為獵犬們會在這裡跑上跑下。狗廊的其中一側有間大廳室用來煮飯、用餐和休息,另一邊有兩個房間。一間是爺爺奶奶的,一間是我的。
我躺在由山胡桃木組成、舖有柔軟鹿皮墊子的床上。透過窗子,我看得見山澗彼端的樹叢,在如鬼魅般的月光下成了一團漫無邊際的黑影。我好想媽媽,這裡的一切都好陌生。
這時,有一隻手輕撫上我的頭。是奶奶坐在床邊的地板上。她傘狀的裙擺將她包圍,她摻雜幾綹銀絲的髮辮自肩膀垂至她的大腿。她跟著我一起望向窗外,用低沉柔和的嗓音開始吟唱:
「他們知道小樹來了
森林與枝葉間的風聲齊聲歡迎
山爸爸用他的樂音迎接他。
他們不怕小樹
他們深知他的良善
他們唱著,『小樹並不孤單。』

傻傻的小雷娜
她那潺潺的流水聲歡欣地舞過山間
『請聽我歌唱吧,有位弟弟加入了我們
小樹是我們的弟弟,小樹來了。』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