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漂流

這道流界線,島嶼漁人通稱為:「流循」或「流隔仔」(河洛音)。
也漸漸明白,台灣東部沿海面對深達五、六千公尺的海盆地形,海床夠深,使得流經台灣東部海域的大洋海流得以迤邐近岸。這股海流,高溫、高鹽,名為「北赤道暖流」,因懸浮物少,水質清澈,光線穿刺深入,吞下了繽紛色彩,水色經常凝重,而被稱為「黑潮」。
後來,好些年在台灣東部海域捕魚,常在黑潮裡作業。
好幾次,當船隻邁過流界線進入黑潮主流,除了海水顏色和海面波浪的明顯差異外,船速立即就改變了。船上的我敏感知覺,航進黑潮裡的船隻,一下子就被船底下一股深沉巨大的力量給抓住了。
黑潮畢竟源自大洋,流量和流速,氣勢果然非凡。
像是從平靜的湖泊航入湍急的溪流,船隻邁入黑潮流域後,船邊的浪流忽而洶湧許多,湧浪汩汩拍擊船腹,那不歇不息的勁道直透甲板,麻顫顫地自我腳踝上攀。
這時,我的身體、我的心情,也即刻被她給抓住了。
當我意識到,人體血脈不過是人身軀體裡的小循環,而舷外的黑潮海流是地球上的大循環。此刻,兩個大小循環隔著舷牆相倚,幾分像是外太空也能清楚看見的一顆超級颱風渦旋,她的邊邊角角,有顆即將被瞬間吸入且消融殆盡的小氣泡。
我的小血脈搭乘孤舟,航行於大洋之中,一次又一次如此貼近地感應到黑潮的脈動。
多少大洋浮游生物跟隨黑潮循環漂流,從眼睛看不見的單細胞生物,一直到數十公尺長、數萬公斤重的巨鯨。
多少次,當我以一葉孤舟浮泛於不停湧動、不息流轉,彷若地球主動脈的龐碩能量上頭,我曉得,船腹底下迴旋盤繞著的是如星體間龐大無聲的恆動力量。
受那巨大的能量吸引,我的心,早已翻越船舷,融入水裡。
我知道,此刻的心思儘管如何微不足道,但何其幸運,我是融於這場大洋循環,參與了這場大洋盛宴。
根據資料,黑潮大約兩百公里寬,七百公尺深,流速每秒達一公尺到兩公尺之間,每秒流量大約六千五百萬立方公尺,水溫大約在攝氏二十四度到二十六度之間。
這股浩瀚溫暖的能量,流通島嶼血脈,也時常直透甲板激動我的心情。
我曉得,這一刻我的氣數、氣場和周身能量,完全聽她擺布。
在黑潮上作業,常覺得自己身心這顆電池,在此能量場中因感應而充飽了電。
難怪老船長常因漁獲的枯榮而感嘆:「人喫嘴水,魚吃流水(做人講究的是會不會講好話,流水好壞則直接關係漁獲的豐收或歉收)。」每當黑潮近岸,老船長心裡明白,這天豐收的機會將增加許多。
最近有份氣象資料顯示,黑潮異常,偏離島嶼,這段期間島嶼東部的賞鯨船,海豚發現率從原有的九成,驟降到約六、 七個航次看不到任何一隻海豚的情形。也記得前幾年,在旗魚汎季發生過黑潮擺盪離開島嶼沿海的情形。那年,旗魚漁獲量跌到數年來的谷底。
島嶼沿海因黑潮離岸而失去生機,也因黑潮近岸而充飽了電。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