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漂流

這明顯的大洋訊息,老船長收到了,黑潮裡浮游的所有生物以及沿岸棲停的每隻魚蝦都收到了,甚至潮間帶或河口受陸域也受海域滋養的微生物也都清楚明白,黑潮來了,或黑潮離開了。
黑潮累積的能量,透過升溪或降溪型水族,穿越河口,隨溪流河川伸入、深入陸域。黑潮帶著海神的祝福,帶著湍湍大洋千百浬累積的養分,旁過島嶼或深入島嶼內陸。
後來,從事海上鯨豚觀察多年,進一步知覺,黑潮關係著鯨豚躍浪身影的頻密或疏離。
沿海每隻鯨豚都清楚明白,這裡是黑潮流域,他們也都明白,黑潮關係著這座島嶼的枯瑟或繁榮。
恐怕只有島嶼上的我們,並未知覺黑潮的存在,也未曾知覺黑潮為島嶼帶來的種種滋養。
黑潮千百浬外就指向島嶼洶湧而來,風起時她即時反應,掀起滔天巨浪,風息後,她喘息、嘆息一陣子後才舒緩回復。
多少次,看著大洋性浮游生物跟著黑潮,隨不同季節,接近島嶼沿海,然後又順著黑潮離去。假若島嶼是大洋宇宙中的一顆星體,這些浮游生物就是大大小小不同光度的彗星,他們搭乘黑潮軌道,以不同頻率和不同速度,紛紛接近我們的島嶼。
有些留下來棲息繁衍,逐漸成為島嶼住民,有些隨後又跟著黑潮離去。
台灣海系原住民也是不同時代分別來到的彗星,他們的祖先分批上岸,選擇島嶼為家,成為先民。也有些從島嶼離去,跨洋遷徙,散布到如藍綢緞子上諸多綠鑽般的太平洋小島。
黑潮裡這些來去的先民以及浮游生物,他們如何來到,又如何離去?他們從哪裡來,後來又去了哪裡?他們圈繞盤桓的漂流心思,可曾預設這座島嶼?或只是不期而遇?
我心裡想,一旦島嶼願意進一步探索這些來龍去脈,島嶼上的我們,或許將以「大洋中繼與轉運站」的角度重新看待這座太平洋西緣的重要島嶼,也將明白,選擇留下來成為島嶼先驅的諸多因緣。
許多年來融在黑潮裡生活,閱讀黑潮,也書寫黑潮。
黑潮的大洋氣魄,讓島嶼長了志氣,不再狹隘。
黑潮高溫高鹽體質貧乏,她資質不佳,但靜靜默默,從不曾停止對台灣、對地球付出她的貢獻。她是地球主要的能量傳輸通道,攜帶龐沛的動能、熱能和水氣,接近台灣,影響島嶼上的一草一木,也深刻影響我們的心性。
我曉得,謎樣不為人知的台灣海洋身世,與黑潮必然密切相關。
關於天候的、環境的、生態的、人文的、歷史的。
我也猜想,自己一輩子探索不得的生命答案,黑潮裡應該可以找到。
多年黑潮生活後,發現自己的改變。
當初因憤世而逃離陸地,沒想到,黑潮裡奔波數年後,海上回來的我,積極重返人世。
一九九七年推行賞鯨活動,除了提升海島與鯨豚對話層次的生態用意外,也希望藉由鯨豚的生態之美當做橋梁,讓不親海的島嶼居民受這些海洋動物明星的吸引,願意踏上甲板航行出海,並進一步因實際接觸黑潮而看見島嶼的海洋種種。也許,島嶼向海最困難的一步,就如此這般不經意地踩了出去。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