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凍地球終部曲:失落星球(完結篇)

【科幻小說所昭示的未來預言與先見之明】
▋瑞典皇家理工學院物理系余海?博士

作為一個喜歡做科普的科學家,我時常想科普應該如何寫才好看?
科學研究寫的文字與科普的十分不同。科研究結果會寫論文,其內容往往非常濃縮、精確、準確。科學家之間傳達科學知識,不能有多一句多餘的說話,也不需要比喻和簡化。
科學普及的文字卻完全不同。科普往往利用大量比喻,內容也不及論文般濃縮精簡。科普很多時候會把同一個理論用幾種不同方法寫出來,有時更會挑選一些有時效性的熱門話題來寫,務求引起更多人的興趣。
科研面向學術界,科普則面向社會大眾。然而兩者都是以傳達科學訊息為任務。這就形成了一個問題:寫科普的人,往往很難知道自己寫得是否真的有趣。或者說,科普作者往往不知道如何引起大眾的興趣。
直到我讀過一本以故事形式去寫科普的科幻小說,完全擴闊了我的眼界。我也曾說過一本故事形式的科普,覺得這真的很不容易。莫說只是結合科研和科普,要把科學知識順理成章地融合科幻故事,相比起寫論文或一般科普,完全是另一種境界!
去年,當整個世界都在應付Covid-19肺炎病毒時,城邦文化奇幻基地編輯室聯絡我試讀傑瑞.李鐸(A. G. Riddle)的《冰凍地球三部曲》。其實在前一年(2019年),我就已經受他們邀請,推薦過他的前作《大滅絕檔案三部曲》,內容與危險的傳染病有關。當時肺炎疫情仍未爆發,現在看來,李鐸真是有先見之明的作家。
那時,我深深被李鐸敘述《大滅絕檔案三部曲》故事情節的手法吸引。雖然故事亦包含極大量的真實傳染病學科學知識,但我始終並非生物學相關領域專家,只是覺得「一邊讀小說一邊學到了很多科學知識」很過癮。
然而,首部曲《寒冬世界》裡則講述許多天文、太空方面的科學知識,是我的研究專業範疇,我才意識到李鐸的科普功力有多深厚。有很多都是我曾經寫過和講過的科普題材,但李鐸卻能以我未想像過的角度去講述同一個問題。
例如,主角詹姆斯在首次太空任務簡報裡詳細描述了形成太陽系的科學理論,令人眼前一亮。他更以二維平面下陷來比喻重力,這不就是科學家在解釋相對論時經常用到的比喻嘛!這些天體力學理論的描述,想不到會在科幻小說角色口中說出來,而我就像是在簡報室裡聽詹姆斯敘述的其中一位任務人員,有置身其中的感覺。
詹姆斯在準備第二次太空任務時描述火星和火星之間的小行星帶亦很詳細。在小行星之中的穀神星、灶神星、智神星和健神星,雖已被發現多時,卻未廣為大眾認識。故事尾聲只簡單提及的類星體,卻是這類太空科幻小說中較為罕見的元素,更是我的研究領域(高能量天體物理學)裡極其熱門的研究題材!
作為科學家,李鐸在各範疇科學知識的涉獵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同時間,作為科普作家,作者說故事的能力更令我眼界大開!更重要的是,他的故事裡並不只有科學和科幻,歷史、政治、人性、愛情,甚至流行文化等等,都一一牽涉其中。字裡行間,他令我想起卡爾.薩根(Carl Sagan)的科普與科幻經典《超時空接觸》。
薩根的科普和科幻,同樣注重人性的反思。《超時空接觸》裡的外星文明雖與《寒冬世界》裡描述的有很大分別,但我感覺到兩者其實都希望藉由與外星文明的接觸,刻畫地球人類社會的變化、人性深處的黑暗與善良等等。
我想,科學並不是鐵板一塊,反而更像一個光譜。科學並不一定是冷漠無情的。科學普及,就是把科學人性化的面向展現出來的藝術,而李鐸的文字,正是如此。
我誠摯地推薦《冰凍地球三部曲》給所有喜歡科幻小說的書迷。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