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家族:京都六曜社傳承三代的人情滋味故事

一樓與地下室的店鋪,無論是入口處或菜單皆各自獨立。兩間店的特調綜合咖啡同樣一杯五百日圓(二○二○年八月價格),不過使用的咖啡豆卻各自不同。公休日都是同一天,但營業時間與服務內容皆有所差異。

一樓的店鋪(以下稱為一樓店鋪)整體而言,以「正統喫茶店」為主要風格。店內以溫暖的木頭與青綠色調的磁磚組成,就像迎賓廳一樣。營業時間從早上八點半到晚上十點半,供應咖啡、果汁與吐司,此外還有早餐套餐。體育報等各類報紙一應俱全,從資深老主顧到上班族,以及學生、觀光客,客層非常廣泛。矮沙發椅的客桌區共有三十五個座位,當店內人潮擁擠時,店家會拜託客人併桌。在京都,保留「併桌文化」的店鋪,大概只剩六曜社了吧。一位熟客懷念地表示:「過去,有些女孩子會為了認識朋友而來六曜社呢。」女性店員無微不至的服務極為優雅,讓客人產生賓至如歸的感覺。現在則由創業者的孫子薰平經營這間店,親自率領約十名女性員工。

另一間六曜社的地下店鋪(以下稱為地下店鋪),則有一種隱蔽空間的氛圍,對「生客」來說可能會望而卻步。地下店鋪比一樓店鋪稍微狹窄,吧檯共有十四個座位,再加上三張客桌席位。營業時間從中午開始,咖啡的種類相當齊全,提供兩種自家烘焙綜合豆與不同產地的咖啡。這間店由創業者的三男奧野修與妻子美穗子負責經營。修在六曜社是開創自家烘焙的人物。即使到了現在,每晚結束店內工作之後,他一定會窩在烘焙小屋。修總是站在吧檯裡,除了研磨訂單上的咖啡豆,也負責沖泡咖啡。修的咖啡與美穗子每天在家製作一個一百六十日圓的家常甜甜圈,成為店裡兩大招牌名物,而一樓店面也提供甜甜圈的點餐服務。

地下店鋪還有另一種面貌。喫茶的營業時間結束之後,就會搖身一變成為酒吧。店長與餐點內容也會改變,現身店裡的酒保是創業者的長子奧野隆。一樓店鋪、地下店鋪與酒吧,擁有三種面貌的六曜社,各自擁有奧野家族的個性,每個人皆展現出自己的獨特風格。

每位店長的個性迥異,他們如何在六曜社和平共存、培養彼此之間的默契?為了解開其中的祕密,本書追蹤六曜社從誕生至今的歷程,看見他們絕非踏在平坦大道上的足跡。到目前為止,已有許多雜誌與電視媒體採訪報導,這間店在京都堪稱擁有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響亮名氣。儘管如此,家族至今未曾透露其背後無數的煩惱與奮鬥的歷程。正因為由家族經營,所以有時會產生衝突,甚至面臨存亡絕續的緊要關頭。三代之間如何緊密連結,共同跨越這些危機呢?

目前,不少家族經營的喫茶老店正處於嚴峻的情況。包括,經營者年事已高、後繼無人等問題,以及面臨連鎖加盟店的攻勢,許多深受大眾喜愛的店家紛紛關門大吉。在這樣的情況下,或許大家可以借鏡六曜社的歷史軌跡,找出打破經營困境的一絲線索。

首先,從六曜社之前的歷史開始介紹。場景發生在二戰剛結束不久的大海對岸──中國大陸。在那裡,故事就從一對男女的相遇展開。

出發/小澤八重子

咖啡小攤

一九四六年戰敗隔年,二十歲的小澤八重子待在舊滿州的古都奉天(現為瀋陽)。一次,她與朋友走在石頭與紅磚構成的步道街上,目光被一間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攤販所吸引。

「小喫茶店」(小喫茶店)。

招牌上寫著日語,看起來似乎是一間日本人開的店,店名大概是參考了日本祖國流行的探戈曲名吧。

「我沒聽說過這裡可以擺咖啡攤販。日本人是不允許在滿州做生意的⋯⋯」

滿州國是日本的傀儡政權,最後因為戰敗而滅亡。所以在這個地方,日本人的處境可以說是「四面楚歌」。然而,在眾目睽睽的街道上,如此肆無忌憚掛著日語招牌,八重子對這種膽大妄為的行徑感到驚訝。她與朋友提心吊膽向前一窺究竟,結果看到攤位裡站著一位日本男子。

遠遠地飄來的一陣咖啡香氣,讓她們卸下了心頭的不安。八重子與友人,乾脆爽快地在攤販檯前的座位坐下。

「那個⋯⋯我想點杯冰咖啡。」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