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家族:京都六曜社傳承三代的人情滋味故事

年輕男子板著臉孔,迅速在她們眼前端上一杯裝滿黑色飲料的玻璃杯。

「這杯子煮過一遍了,沒問題的。」

或許察覺出她們對衛生有所疑慮,男子輕聲嘀咕著。在乾燥的大陸空氣中,杯裡飄浮的冰塊發出涼快輕爽的碰撞聲。當八重子的手碰觸到滲出杯子的水滴時,再次喚醒了曾經和平時的記憶,響起不絕於耳的陣陣歡呼聲。

戰爭開始

一九二五年,八重子出生於東京代代木的上原。儘管她在澀谷區的富谷小學就讀,卻因為八歲那年,父親小澤八十八任職滿州航空的工作,一家大小便跟著遠赴中國大陸剛誕生、標榜著「王道樂土」的滿州國。那裡的冬天有著日本無法比擬的寒冷,雖然天氣難以忍受,但八重子穿著溜冰鞋,在凍結的路上玩耍得相當開心。她畢業於奉天的女校,一九四二年任職於「Japan Tourist Bureau」(現為日本交通公社)奉天分公司的人事課。每當工作結束,她經常與同事一起去街上的喫茶店,盡情享受喜愛的咖啡香味。

一九四四年,父親八十八轉調工作地點,帶著母親TE()、小三歲的妹妹貞枝,以及小八歲的弟弟照夫與八重子,一家五口前往首都新京(現為長春)。當時太平洋戰爭正打得如火如荼,但比起日本來說相對平靜許多,日常生活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不料,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接近戰爭結束之際,蘇聯罔顧與日本訂定的中立條約,突然出兵攻打滿州,和平安穩的日子頓時遭到破壞。

有一天剛好去奉天工作的叔父從由藏老家過來拜訪,即將滿二十歲的八重子,突然接到了父親八十八的緊急聯絡。

「妳現在趕快回來,戰事要開始發動攻擊了。」

八重子在慌亂中趕回新京家中。新京車站出現了大批帶著行李急忙疏散的混亂人潮,情勢顯得相當緊迫。

「妳現在立刻和媽媽疏散到宣川吧。越早離開越好。」

一回到家,父親八十八帶著僵硬的聲音如此吩咐八重子。她從父親臉上的表情明白了,父親對他們母女兩人的疏散行動極度擔心,卻也沒有任何猶豫的時間。十七歲的貞枝已經跟隨軍隊前往釜山,十二歲的照夫則與父親同行。八重子強忍著家族分散的恐懼,與父親的同事一家人搭上一班沒有屋頂的列車(所謂的「無蓋車」),火車飛快地朝向中國大陸南方駛去。

坐在沒有窗戶的列車裡,八重子一直抬頭凝望著天空。她不曉得列車到底前往何處,只能看著天上的雲朵不斷地飄過。而時間經過了多久呢?這場漫長的旅程,最後終於扺達朝鮮半島北部的宣川地區。他們好不容易步行走到一間像寺院的地方,一位親日派的朝鮮人拿出雪白的飯糰給八重子,她大口吃著好久沒吃到的白米飯。

「今後時局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

就這樣,八重子與母親度過了不安的一晚。

天色拂曉,這一天是八月十五日。

「日本好像戰敗了。」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