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對3件事,不怕醫療糾紛、改善醫病關係

醫師的邏輯
日本有本關於醫療上告知同意的書,原日文書名為《医師アタマ》(醫師的頭腦)。作者想藉由此書,告訴大家醫師在想什麼,然後醫師該怎麼把所想的說給病人聽,而且讓病人聽得懂。這本書在台譯本書名為《醫師的邏輯,病人的觀點》,我覺得這是對於告知同意觀念的一種詮釋,相信也是大多數醫師所想的,如何把自己理解的、懂得的,說給病人聽,而且讓病人懂。事實上這就是大多數人對告知同意的理解,用醫師的邏輯,說明病人要的專業觀點。但往往事與願違,花了許多時間與心血說明,卻發現有許多病人常常還是不懂醫師在說什麼,就算醫師「有嘴講到沒涎」,病人仍是一頭霧水。病人真的都很笨嗎?應該不是。那問題到底在哪裡?怎麼會這樣呢?

我經過一段時間思考與研究後發現,由於每天生活在醫師的邏輯中,醫師的點點滴滴概念、觀念與理念,就跟呼吸一樣,很少會覺得有任何問題。但對病人而言,或許那是生活上從未接觸的領域,當醫師習慣用自己的邏輯,在說明病人不懂的醫學觀點時,當然容易發生理解上的落差。就像我剛在攻讀法律碩士時,看到法官的判決書,奇怪不是都是中文,怎麼每個字都會唸,但合起來就是有看沒有懂,一樣的道理。

病人的邏輯
因此老鄧認為,那本書的書名應該改為「病人的邏輯,醫師的觀點」,因為只有用病人的邏輯來說明醫師的觀點,病人才真正有聽懂的可能。也就是說當想要向病人說明時,醫師應該用當時病人可以理解的邏輯,來說明醫師對這問題的觀點,如此一來,病人才容易理解醫師到底在說什麼、想說什麼、要說什麼。

「病人的邏輯,醫師的觀點」,說起來很容易,但要如何操作呢?因為要解釋專業給非專業的人聽,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是喊個口號就能解決。老鄧認為可以用「通俗」取代「專業」、用「簡單」取代「複雜」、用「已知」解釋「未知」三個方向來操作。

通俗、簡單、已知
舉例來說,病人常會問我一件事,就是做了假牙(牙套)後,還會蛀牙嗎?我可以用專業的角度分析一堆學術數據及理由來告訴病人,但相信大多數病人還是似懂非懂,而且因為似懂非懂,更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及醫療糾紛。透過「通俗」、「簡單」、「已知」三個原則,我的解說方式便是,假牙就像安全帽,安全帽在一定的撞擊下雖然可以保護頭部,但不代表怎麼用力撞,安全帽跟頭都不會壞或受傷,更不代表帶了安全帽後,頭部這輩子再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因此如果醫師都能嘗試透過「通俗」、「簡單」、「已知」的原則,來向病人說明自己想要解說的專業,除了讓病人更容易理解外,相對的醫療誤會應該會減少很多。

老鄧給個說法

當病人不想懂……
當發現醫師努力解說,但病人一副並不太想懂或不太認真想聽時,就要記得「停不急」和「看清楚」這兩件事。透過事緩則圓、四不一要,及看清楚同意書與病歷上有無詳實記載來保護自己。

當病人真不懂……
隔行如隔山,如何把專業講給不懂的人聽,是門需要學習的技能,透過「病人的邏輯,醫師的觀點」,及運用「通俗」、「簡單」、「已知」原則來做說明,應該就能得到好的中翻中效果,也可以避免許多不必要的誤會及糾紛。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