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幽靈共處一室

我與我的幽靈共處一室
我與我的幽靈共處一室
作者:鄭琬融   出版社:木馬   出版日期:2021-07-28 00:00:00

<內容簡介>

楊牧詩獎得獎作品,評審楊澤:「〈東邊〉是我今年讀到最年輕最棒的詩!」

在尋求淺易的時代逆勢跳一場磕碰作響的幽靈舞

吳俞萱專文推薦
任明信、李癸雲、馬翊航、陳育虹、楊澤、楊佳嫻 深愛推薦

琬融善於捕捉物景的逝化,揉合情境知覺,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蒙太奇幽室。……是靈與肉身的融通摸索,亦是她自成一格的蘇菲旋轉。——詩人 任明信

琬融的詩特別能寫日常裡的突兀,突兀中又彰顯了生命的荒蕪質地,像地獄長出觸手花,張開來,捕捉全世界像捕捉飛蠅。——作家 楊佳嫻

鄭琬融的首部詩集《我與我的幽靈共處一室》,收錄六十四首詩作,分為四輯。詩作來自生命中兩個重要時期,一個是在花蓮生活的日子,一個是大學畢業前獨自前往歐洲半年交換的時日。鄭琬融:「詩於我而言就像在泥淖般裡的生活抬頭偶能見之的閃電。有些閃電很亮很響,照穿了部分生命的雲層;有些閃電僅僅只是希望,無可改變什麼,卻點亮了某些瞬間。」

她的詩作想像充沛,她的詞語沒有禁忌,也沒有規則。吳俞萱形容,她飄忽棲居在眾物之間,無法恆久落定,於是她的感知限界沒有憑欄也沒有障蔽,自由遷徙在尖嘯燒開的水、風的後面、派對動物、同時裂開的果子、蝙蝠吸著天空的血之間,以超人類的幽靈狀態,爬進事物再爬出來,朝向另一個事物的開口。

鄭琬融:「幽靈,或者說鬼,其實也並非絕然都是貶意性的產物。在《攻殼機動隊》裡就常常使用了『ghost』一詞來指涉人或機器的靈魂。其實無論好與壞,我們都必然,且無時無刻都要面對著自身或他人那『看不見的』一面。」

☆特選五首詩作:〈99日不見,相遇於荒山〉、〈我在風的後面〉、〈東邊〉、〈黑夜的骨〉、〈螢幕裡的五個女人〉,在內文頁面加QR code,讀者可自行掃瞄上網,即可聆聽作者製作的聲音詩與影像詩。

☆詩作摘錄
我們比賽誰能讓太陽先燒死/我去了東邊/你說 你要去更東邊/後來我們乾脆繞了地球一整圈/撞見你/我們從未如此年輕過
--〈東邊〉

若你是一池髒水/我要當你的鱷魚
--〈鱷魚〉

我的詩就放在口袋裡/是蛇的孵化處。未成形的子彈。等待/成為世界的鹽

我的詩來自路邊婦人的一瞥/馬路。自己問起話來。和她鐵籃子裡/一尾被綑縛的活魚/牠答:「從未見過如此乾涸的藍色」
--〈我的詩就放在口袋裡〉

我的肺是氣球。我的手可以拉線。我的支氣管會吐煙。我的指甲擅於撕裂。我的腳不會趕路。我的直覺不擅哄騙。我的乳尖已經開花。我的眼睛每天澆花。
--〈他們的詩我們的死〉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