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類公所值勤日誌(01)

他下了車,看了一眼那藤蔓上開出了不少花的漂亮柵欄,卻離得遠遠的,一點湊過去的興趣都沒有。
他很清楚,這竹柵欄看起來無害又漂亮,實際上藤蔓底下藏著全是磨得十分尖銳的鐵釘和竹尖刺,誰想不經同意翻進去,從頭到腳全都會被刮下一層肉來。
院子裡也裝著不知道多少臺監視器,一點死角都沒有,完全不怕有賊。
司機走到門口,規規矩矩地按了門鈴。
林木聽到門鈴聲,打開窗戶應了一聲,匆忙擦掉手上的油漬,衝下了樓。
林木下樓開門,臉上的笑容跟院子裡的植物一樣朝氣蓬勃,嘴角還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德叔早安啊!」
「小林早!」德叔點了點頭,走進院子裡。
「早飯在鍋裡保溫,大肉包,您先去吃點。」林木說著,拿了塊磚頭把柵欄門板擋著,轉頭去搬院裡的花盆。
德叔進了廚房,掀開灶臺上蒸籠的蓋子,看到裡邊躺著六個白白胖胖的大肉包,每個都有巴掌大,旁邊還有兩碗熱豆花。
老規矩,六個裡四個是德叔的,兩個是林木的,他食量小。
德叔拿碗裝了包子,端著豆花往門檻上一坐,邊吃邊看著正在院子搬花盆的林木。
林木很會照顧花草,他院子裡這些種得規規矩矩、極好看的盆景,全都是種好準備供應給A市一些大飯店和行政機關的。
德叔則是負責幫忙運輸的司機,他跟林木斷斷續續也合作幾年了。
他總對林木是一人農業感到可惜,產量和價格再怎麼提高也拉不上去。
老實的德叔覺得,既然林木有這個機會賺錢,帶著全村一起種植不是也挺好的?產量和價格都能提高。
但這種想法總是一閃即逝,摸摸頭就過了。
別看林木長得溫溫和和一副溫雅讀書人的樣子,笑起來還能迷倒一群女孩子,實際上,他是青要村裡出了名的惡霸。
——說是惡霸也不準確,但的確沒人敢惹他。
林木跟他早逝的媽媽是從村外搬來的。
農村多少有些排外,再加上孤兒寡母,誰都能欺負一下。
剛來的時候林木還是個小嬰兒,媽媽又是溫柔和善的性格,在這種人善被人欺的地方吃了不少虧。
過了幾年,林木念書懂事了。本來跟媽媽一樣,性格溫柔和善、甚至有點怯懦的小孩子,不知道從哪學來一套潑婦罵街的架勢,揮舞著掃帚和磚頭,嘴上破口大罵地把來他家找碴的一個無賴趕了出去,還險些把對方的頭殼開了個洞。
三十多歲的大男人,打不過八歲的小孩子,說出去都沒人信。
結果過了沒多久,村裡人就發現林木還真的是天生神力。
小孩子很記仇,打跑一個無賴便更有信心了。接二連三把以前欺負過他媽媽的人追著滿村跑,不論男女全狠狠揍了一頓。
之後就再也沒人欺負母子倆了,有幾個明事理的村人更對他們孤兒寡母很好。
德叔就是其中之一。
但可惜,林木的媽媽身體不好,似乎是生林木的時候種下了什麼病根,在他十八歲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那年撒手人寰了。
她走前告訴林木,讓他外公來收屍。
林木這才知道他的外公是A市挺出名的一間公司的董事長。
林木思考著自己媽媽是多軟弱溫和的一個人,這麼多年都沒回家去求助,多半有鬼。於是他也沒聯絡媽媽的老家,一個人默默辦好了一切後事。
但青要村就小小一塊地,這事瞬間便傳開了,還被無聊的人爆料到網路上,引來了他外公。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