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類公所值勤日誌(01)

外公嘴毒,看不起林木但又覺得好歹是個男孩,於是擺出一副施捨的態度要林木跟他回去,結果被林木諷刺幾句就怒氣沖沖地走了。
林木很會記仇,那時對誰都恨得要死,當天就把院子柵欄全打上鐵釘,院子裡扔了一堆碎玻璃和木頭碎屑,讓那些試圖翻牆的記者和湊熱鬧的村民全躺進了醫院裡。
當時鬧成那樣,現在有了賺錢的門路當然一點都不想跟別人分享。
德叔是打從心眼裡喜歡林木這個孩子,他老是覺得跟林木待在一塊久了,整個人都會平和下來,什麼煩惱都忘了。
可能是因為林木笑起來的確挺好看,嘴一咧,那兩個小酒窩就會冒出來,甜滋滋的。
德叔咬著包子,看著輕輕鬆鬆抱著個大花盆的年輕人,想起前段時間閒聊過的事,問道:「小林啊,你之前說去考的那個公務員怎樣了?」
「嗯,考上了。」林木把手裡的盆栽放上車,笑著說道:「我今天就去報到,辦公室離這也不算特別遠,搭火車就能來回。」
「哦哦。」
最近離村口四里處的地方新建了個火車站,這件事德叔也知道。
「公家機關跟村子不一樣,你可別像在村裡,一言不合就動手。」德叔說完看了一眼竹柵欄,「也不行在辦公室裝那玩意。」
林木有些哭笑不得,「哪能動手啊,也不是什麼大機關,就只是間公所。」
德叔叮囑:「那也是個正經的單位,是鐵飯碗呢,你可別得罪人了。」
林木回了一串的「好好好」,把今天該搬的盆栽搬完,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好了。您路上注意安全啊,別撞車了。」
德叔三兩口把剩下的早飯吃完,說道:「我開車都是別人怕我。」
「好。」林木點了點頭,目送德叔離開,接著轉頭進屋吃早飯。
林木從學校畢業一年,順順利利便拿到了公務員的錄取資格。眼看快到指定日期了,他準備去分派的地方報到入職。
林木沒什麼遠大的理想抱負。他對外公的家產毫無興趣,只想得過且過地多賺點錢,然後完成媽媽的遺願開間花店,也不打算去找爸爸,就平平淡淡過自己的生活。
林木的媽媽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就是喜歡研究植物、照顧花草。
她尚未離家時不怎麼討家人喜歡。家裡上有哥哥、下有弟弟,母親又病逝得早,沒人對她噓寒問暖。她又不聽父親的話乖乖去念金融科系、去相親,大學是專攻植物學不說,還經常放相親對象鴿子,跟著實驗室去野外研究花花草草。
這些也就算了,有次離家半年,回來的時候已經懷孕了。
她打死不說孩子的爸爸是誰,也不肯拿掉,就被深感丟臉的父親趕出了家門。
出於自己記仇的私心,林木打算以後要把花店開在A市的金融大廈對面,讓看不起他的外公和舅舅們天天上下班都要看到他,在他們眼皮底下刷存在感。
看不順眼卻又弄不死林木,天天嘔氣還要提心吊膽地擔心他找媒體曝光身世爭家產,那豈不是令人心滿意足。
林木洗好碗上樓,從抽屜裡把密封的檔案和報到用的文件拿了出來,確認一下家裡所有的監視器都正常運作,這才下樓鎖好門,騎著摩托車嘟嘟嘟地離開家。
A市中原區青要路404號青要公所辦事處。
這是林木預定要入職的單位。
辦公室的位置很偏僻,連行人都少得可憐。
林木跟著手機導航找了好久,才終於站定在一扇門前。
他拿著手機,確認了一下門牌號碼,又低頭看了看郵件裡寫的地址。
最終滿臉不敢置信地看向眼前這棟破破爛爛的舊房子。
這房子有多破呢?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