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類公所值勤日誌(01)

是棟普通的平房,但外牆的油漆全剝落了,露出底下紅色的磚塊,窗戶玻璃上有拿報紙補起的破洞。
門是那種只容單人進出,比較古早的木門,外頭的矮柵欄鐵門,也是只能單人進出的款式。
鐵門上的鎖頭壞了不知道多久──已經鏽得不成形了。
連「青要公所辦事處」這幾個字都不是牌匾之類的,而是用粉筆寫在門上。經過長年風吹雨打,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見「青要」和「辦」字。
唯一能證明林木的的確確沒找錯地方的,僅有左邊那棟掛著403號門牌的危樓,和右邊那間掛著405號門牌、還沒開門的髒兮兮小餐館。
左邊403右邊405,中間404,想必沒錯了。
林木:「……」
好破啊。
怎麼能這麼破。
怎麼能破成這樣。
林木感到費解。
他沉默了好一會,還是拉開生銹的鐵門,抬手敲了敲門。
這一敲,那扇看起來飽經風霜、綠漆都已經斑駁的門便應聲倒下。
「???」林木渾身一震。
搞什麼啊!!
怎麼回事啊!!
林木站在門口愣了好一會,探頭看了一眼,發現裡面竟然寬闊明亮又整潔,規規矩矩擺著幾張辦公桌,桌上還放著一些文具,就是沒有人。
辦公室裡的狀況讓林木多少鬆了口氣,他看了一眼時間,發現才八點半。
朝九晚五,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沒人倒也正常。
林木在門口思考了五分鐘,覺得讓門躺在這也不是辦法,於是乾脆進了門,憑藉自己的力氣,把門重新裝進門框,假裝它依然完好無損。
林木裝好後退了幾步,端詳一下自己的傑作,覺得很fine很OK。
非常完美。
就在他準備找張凳子坐下,乖乖等其他人來上班的時候,他剛裝進門框裡的門就被人一腳踹開。
來人一邊走一邊低著頭解襯衫釦子脫衣服,嘴上還碎碎念著:「老烏龜這都大半年了,我要找的人你是找到沒有啊!都多久了,我很急啊!」
林木震驚地看著這個進門就脫衣服的人,震撼得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最終禮貌性地發出了一串沒人能聽到的刪節號。
「……」
那人沒得到答覆,解釦子解得有點不耐煩,乾脆手一甩,十分暴躁地喊道:「幹,這人類的衣服穿著真他媽的難受!」
林木瞪圓了眼,看著眼前的大男人在罵完這句髒話之後,就活生生變成了一隻黑色大狼狗。
林木打了一個冷顫,臉上帶著五分驚恐、四分震撼,還有一分茫然。他張了張嘴,打了個嗝。
大狼狗完全沒正眼看辦公室裡的人,他正在瘋狂甩著腦袋和屁股,試圖從困住他的人類衣服裡掙脫出來。
他掙扎了好一段時間,最後乾脆伸出爪子,撕裂那件緊繃的襯衫。他氣呼呼地一抬頭,就跟沉默注視著他的林木對上了視線。
一人一狗齊齊一愣。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