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暴雨的乖孩子,以為不用操心的大人:諮商室裡的16個真實故事,療癒青少年的煩惱與傷痕,重建身心健康與快樂

4. 叛逆的由來
雯雯說媽媽看起來很溫和,其實非常固執,只要是她認為對的事情,一定會想盡辦法達到目的。媽媽整天好像沒別的事情做,就會管自己,不准做什麼,只能做什麼,還總說多愛多愛自己,雯雯其實根本感受不到什麼愛。遠的不說,就說前不久軍訓結束後雯雯身體很不舒服,媽媽還要她做那麼多題目,說高中的知識難,很快就會有考試,要抓緊時間。班上好幾個同學不舒服,都能休息、調整一下再上學,自己並不是懶惰的孩子,可媽媽的態度好像是雯雯在裝病一樣,毫不關心。那時她忽然明白了,媽媽愛的只是分數,是名次,根本不在乎自己,如果成績不好,自己可能就會被遺棄了。當時她氣得要命,所以不管媽媽同不同意,就不上學,就不讓她滿意。記得第一次不肯上學時,看到媽媽那麼慌亂,無計可施,自己的心裡很舒服。媽媽總是很擔心,不停地講道理,還哭。看到媽媽眼睛都哭紅了,雯雯有點嚇到了,隔天去上學了,後來發現哭是媽媽的武器,只是為了達到她的目的,於是慢慢就視若無睹了,甚至很鄙視。
雯雯說爸爸不愛說話,工作也忙,都是媽媽在管自己。小時候覺得媽媽很溫和也很親切,長大了就越來越覺得媽媽不是真的在乎自己。當時國中可以選校,雯雯以全A的優異成績進入最好的國中,同學們都是從各校來的頂尖學生。開學後不久雯雯發現,班上很多同學不僅成績好,還多才多藝,自己什麼特長也沒有,很多活動都插不進去,有點落寞。雯雯身材高挑,四肢協調,小學時就被選到舞蹈隊訓練和演出,可是到了四年級時,媽媽因為排練與補習時間有衝突,就要雯雯退出舞蹈隊。那時雯雯還小,什麼都不懂,都聽媽媽的。可是到了國中才發現,當年真應該堅持下來。雯雯上的國中是健美操運動特色學校,教練看中了她,讓她加入,在徵求家長意見的時候媽媽一口回絕。雯雯很不高興,回家跟媽媽說想參加,媽媽苦口婆心講了一大堆,什麼國中競爭激烈啊,課業更重要什麼的,還舉了好多例子,反正就是不讓她去。雯雯鬱悶了一陣子,後來課業重也就淡忘了。
之後還有很多類似的事情,參加學校的活動啦,競選個社團負責人啦,只要是和學業沒有關聯的媽媽就不可能讓雯雯參加。國中時同學們會利用假日一起出去玩,媽媽從來不允許雯雯去。同學們都習慣用通訊軟體聯絡,媽媽也不讓她用,說不知道的事情媽媽可以打電話問老師,不需要問同學。雯雯想要手機方便聯絡,媽媽不買,說會耽誤課業,況且媽媽每天都幫雯雯送午餐,晚上放學接她回家,天塌下來也不會變,不需要聯絡。國二那年好說歹說買了電腦,但是不肯開通網路,跟沒買一樣。自己除了念書什麼也不知道,在班上像個傻瓜一樣,難受死了。可每一次和媽媽說起這樣的感受,總是引來一籮筐的說教,媽媽並不發火,只是碎碎念,令人厭煩,後來雯雯乾脆就什麼都不說了。
雯雯滔滔不絕地細數對媽媽的不滿,沉在心裡多年的積怨汩汩而出,我的腦海裡不停地出現一個渴望掙脫出來,融入朋友和現實生活的小女孩,和一個顯得驚慌,不停把孩子拉回懷抱裡的辛苦奔忙的媽媽,畫風透著淡淡的無奈、徒勞甚至淒涼。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