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的職業操守(下)

「給你們二十分鐘揣摩一下。」何導知道自己的臨時起意會讓演員多費些心神,便留給兩人一點練習時間,接著輕咳一聲,暫時離開房間。
於是,祁洛郢和孟卻白坐在床上,你看我,我看你,旁邊沒事的工作人員以為兩人在醞釀情緒,為避免打擾他們也都走到遠處稍作休息。
祁洛郢看孟卻白沒有開口的意思,舔了舔唇,平光鏡片下的深邃眼睛眨了眨,一字一句說著,「你希望我怎麼勾引你?」
祁洛郢原本的嗓音就低沉溫潤如上佳的弦樂器,放緩了語速後更添幾分撩撥的意味,何況說的還是如此曖昧的話。
他不能回應孟卻白的感情,不過問問孟卻白想要什麼粉絲福利應該沒關係吧?一切都是為了拍攝順利。
孟卻白頓時說不出話,堪比丟盔棄甲而逃似地移開視線,對他來說祁洛郢這句話就是勾引了啊!
「你害羞了?」祁洛郢研究著孟卻白微紅的耳根,他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孟卻白的反應這麼大?
「沒有。」孟卻白深呼吸幾口,冷靜下來轉過頭,結果被靠近的祁洛郢嚇了一跳,立刻往旁邊挪動。
祁洛郢發現孟卻白的動作,故意跟著往他的方向移了一點,最終彼此間的距離仍沒有改變,「真的不要粉絲福利?」
祁洛郢的聲音很輕,輕到孟卻白以為自己聽錯了,「嗯?」
「讓你許願啊,不好嗎?」
「不許願,你不用顧慮我。」孟卻白真正想要的願望祁洛郢很難達成,與其說出來讓他們尷尬,不如不說。
祁洛郢點頭,不再勉強孟卻白,略微斂容,態度認真道,「好吧,那我們討論一下脫衣服的順序。」
孟卻白瞬間彈了起來,隨後發現自己的舉動太突兀,便找個理由,「我去喝水。」
祁洛郢看著孟卻白明顯變得更紅的耳根,更加確定孟卻白是真的害羞了。他明明只是單純地在討論工作,怎麼搞得像是他調戲了孟卻白……
祁洛郢花了三秒自我反省,卻沒有要放過孟卻白的意思,反倒覺得工作上的事情就是要放開了說才不尷尬。而且孟卻白的反應實在太有趣,讓人很有惡作劇的欲望。
想到這裡,祁洛郢故意對著孟卻白的背影大喊,「親愛的,等你回來我們決定一下體位啊!」
孟卻白腳下一頓,走得更快了。
在不遠處的何導聽見了祁洛郢的話,立刻給出專業建議,大聲回應:「等下先從正面來!拍一些你們邊親邊做的畫面!剩下的晚點再說。」
正在喝冰水降火氣的孟卻白猛地嗆到,咳了好一陣子,他身旁的經紀人一邊憋笑一邊幫他拍背,化妝師見狀趕緊過去幫他補妝。
孟卻白充分冷靜後回到臥室,和揣摩完勾引眼神的祁洛郢討論拍攝時的動作,而何導就在攝影機後指導構圖和運鏡。
祁洛郢帶著孟卻白從接吻如何由門口親到床上,到該先解襯衫釦子還是皮帶釦,以及兩人該躺在哪裡都彩排了一遍。
練習有效緩解孟卻白的緊張,至少他現在進入狀態後不會動不動就臉紅,加上旁邊那麼多工作人員盯著,他心中沒有半點旖旎心思—至少彩排時是如此。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