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間:不遺忘的溫柔書寫


享受無與倫比的讀字時光

在學生面前,我從不諱言過去的自己,有些自暴自棄,也曾在身上自貼「魯蛇」的標籤,生活瀰漫著沮喪、悲傷的氛圍。但是,因為與書籍的美麗緣分,帶我走過迷惘不安的青澀年華,越過人生絕望的低谷。
愛上閱讀之後,麻木的感官彷若漸漸甦醒,邂逅四季遞嬗的美景,靜聽歲月浪漫的跫音,嗅聞時光流洩的芳馨,細品味蕾躍動的滋味。有時,走進扉頁敘寫的文本情景,就像和相交多年的老朋友靜靜地對望,不用言說,卻心有靈犀。人間行路,有書相伴,盪漾在記憶波光的春光翦影,如漣漪擴散,每個波圈都是深情款款的歲月餽禮。記憶襯底文字,清音朗朗於耳,慰人寂寥、撫人孤獨。
我相信,時序匆匆,在心底盪開的讀享時光紋路,讓我始終相信:閱讀是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因而,我希冀面對每位踏進課堂的孩子,都能以一本書的緣分,作為我們初識的見面禮。每年,我都會為新生舉辦「認識圖書館」的闖關活動,起心動念是透過遊戲的形式,吸引學生找到自己的命定之書,進而親近閱讀、走進閱讀,感受閱讀熱情地迎接他們,以及殷殷企盼與他們展開對話的溫煦。
「與館長有約」的閱讀活動,是師生坐下來聊書的美麗濫觴,彼此共度一段悠閒愉快的課餘時間。與孩子面對面談書、說書,體驗書本與我們的生命連結,也是人生中無比幸福的時光。
陪伴孩子閱讀時,我會復刻青春的年輪,先想像十三至十八歲的孩子喜歡什麼話題?他們如何想像世界真實的模樣?儘管時代不同,對於閱讀的初衷始終如一,若能讓學生感受到:世界因書而有光亮的所在,即便偶爾遇到厭倦煩憂的時刻,仍感覺世界透著光,自己並不孤單。年輕的孩子,可以透過文字做白日夢,想像自己是《小婦人》裡的喬,嚮往獨立自主的璀璨未來;或是《魯賓遜漂流記》裡的主角,擁有一個荒島,得以墾拓出自己喜歡的自在生活。
有次,學生預約參觀圖書館,閱覽區的冷氣突然罷工,我們移師到三樓K書中心,現場沒有簡報和音響設備加持,我得靠「單純講述的聲情」來獨撐場面,並把說書焦點轉移到學生有感的生活體驗。
「你的字體好漂亮,真的好適合當一位寫作者……」
「你坐的姿勢很有氣質,很適合閱讀……」
「你選的這本書是世界名著《悲慘世界》,從經典為起點的閱讀,很有膽識且具挑戰性喔……」
突如其來的誇獎,讓學生感到有些驚訝也欣喜,他們回答我:
「老師,我的字體不好看,應該可以寫得再更好一點。」某個學生默默把幾個歪斜的字重謄,眼神炬然有光。
「老師,這個椅子比教室的好坐……」緩緩說完,閱讀的姿態更優雅了。
「老師,小學時期還讀過《老人與海》、《綠野仙蹤》……」這位學生開始與我分享他豐富的閱讀史。
聽到他們的回應,我繼續加碼向其他學生施展「你很棒」的讚美魔法。但我不是說他們有「多棒」,而是仔細觀察他們特出的優點,具體地說出:你的閱讀摘要具有關鍵概念、你的心得展現十足的聯想力、你的閱讀習慣良好,會節錄重點、畫出金句、寫出新意……
其他學生看到我們綿綿細語的互動,好像卸下心防似地,不斷舉手向我問問題,課室瀰漫溫馨的對談氛圍。
相信孩子可以做到,是本互信賴的正能量循環。孩子們臉上害羞的笑容,即時反饋的行動,讓我知道:循循引導學生,就能產生正向共學的力量。從觀察與欣賞出發的反饋,讓彼此都能理解對方的想法,尊重彼此的觀點。
出生在網路世代的孩子,或許不能立即體會書本所描繪的:先民們搴衣涉水、攀山越嶺的顛沛,卻能領略歲月無驚、田園靜好的寧靜溫馨。看到這群天真的孩子們不再追求閱讀的速度,開始分享獨特的讀後感,看似微小的改變,卻是多麼令人驚喜的課室日常!
有位可愛的學生寫道:「閱讀不用逐字逐句的爬梳,從你喜歡的文字出發,在你喜歡的篇章駐紮,然後在喜歡的句讀停泊,隨心讀到哪裡,就漂流到哪裡。」我忍不住要讚嘆這孩子的巧思與佳語。
每個人對文字的感知與觸發,因生活環境、成長背景、文化價值不同而有所差異。但,透過閱讀和書寫的累積,再微小的事,只要用心觀察,都能漸感天地柔情,無私為你我停格的時光。作者描繪的天光雲影、鑲嵌的良辰美景,讓孩子得以汲取靈犀之氣,對書中天寬地闊的世界心生嚮往。同時,閱讀最美麗的餘韻是──在文字細嚼中學習謙卑、獨立、勇敢卻溫柔的處事態度,持續在現實世界裡發酵著、改變著……
猶記每節在課堂與孩子共讀的時光,點點滴滴溫暖即時沁入心扉,交織成一道甜蜜的光影。期待品味文字雋永的美好與抒發幽微心事的情思,都會在他們未來的生命裡,不經意地串起生命美麗動人的珍珠。
我始終相信,圖書館是離天堂最近的地方,能夠陪伴孩子們走遍世界,無論是天涯還是海角。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