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出版:傻傻的花

時報出版:傻傻的花

傻傻的花/時報出版
傻傻的花》厲害的人這麼多,日本敬業文化!周思潔:日本演藝圈教會我的事……

唱歌其實和演戲很像。很多人都說,會演戲的人一定有豐富的生命經歷,才能演出深刻的情感。唱歌也一樣,當一個人風霜走過,上山下海過,在低微的山谷困過,這些歷練也能讓歌聲更能令人動容。這些年的生命體驗,讓我在五十九歲重返錄音室錄製專輯時幾度哽咽。生命雖然轉變,但我熱愛唱歌的心始終不變。我真切希望能讓和我一樣仍然有夢的朋友起正向的鼓舞作用,只要願意,只要用對方法,幾歲開始追夢永遠不嫌遲。

我為了這張專輯的錄製,做足了許多準備。說起來很好笑,學生時代的體育課我永遠都要補考,學校只要有賽跑,我永遠都是全班最後一名。但是為了錄製這張專輯,拍攝新歌MV,我請了私人教練安排自己一週上三次健身課,拳擊、核心肌群、重量訓練樣樣來,這是我過去從來沒有做過的體驗。

我還到模特兒經紀公司「凱渥」請知名「秀導」王聖芬老師教我美姿美儀。請羅志祥的編舞大目老師為我的MV設計編排,並持續在他的舞蹈中心練舞。我還跟大名鼎鼎的模仿演出高手目前也升格為導演的許傑輝老師學「表演藝術」。因為很欣賞香港藝人杜麗莎老師在大陸「歌手」節目中的非凡表現,我還親飛香港,向她學習。

我也去跟很多知名藝人的歌唱教練陳秀珠老師,重新學發聲,因為時代不同,唱歌的方法和技巧也不同。幸好我是個熱愛學習的人,喜歡學習新鮮的事物,享受由陌生到熟悉,由不會到精通的成長,所以一點都不覺得苦,反而充滿期待,看見全新的自己。

說起我當初踏入歌壇的歷程也恍如一場夢。現在回想起來,我凡事認真負責的性格,也許是和我到日本出片受訓,工作態度深受日本人影響有關。小學五年級我在舅舅的歌廳首度登台演舞台劇,也幾乎同時開始學唱歌,十七歲那年參加「台視新人獎」比賽得到第二名後正式出道。很幸運的,那一年也和日本KING 唱片公司正式簽約出片,當時高三上學期念完的我就這樣辦了休學,到日本發展。和當年的鄧麗君、歐陽菲菲一樣,唱片公司是有計畫的培訓,而不是到夜總會表演。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

雖然我後來的外號叫「周大膽」,但當時的我其實是「周無膽」。我記得剛到日本時,唱片公司來了將近二十個人接機,這樣的高規格可見他們對我的重視與謹慎。公司安排的第一堂課也很有意思,要我不能有任何人陪伴,必須一個人住飯店,只為了訓練我獨立。其實我以前是個膽小柔弱、動作又慢的人,我當時和家人一起睡,半夜想上廁所都不敢起來,因為房間牆上掛著的衣服,在黑暗中我都可以把它想像成鬼魅。

令我很震撼的是,日本人做任何事都要有非常完整和縝密的時間規劃,比方說半年後的行程要搭哪一班飛機或新幹線,甚至我的生理期他們也要紀錄,因為在接廣告或電視節目通告時才能精準掌握我的生理狀況,避免不會影響演出效果。我也被安排上語言課。日文很重視「敬語」,比方如果有人敲門,我們總會很口語的問:「誰啊?」在日本這樣是不行的,一定要說:「哪一位。」從這些細微的地方,也養成了我日後對工作的戰戰兢兢和善於計畫。

更讓我震撼的是,有一次我到電視台上通告,在後台遇到了四十幾年前當紅的日本歌手山口百惠、澤田研二,我當時也穿著華麗的演唱服,一看就知道我也是來表演的新人。小小年紀的我正在猶豫要不要上前和前輩打招呼時,就那麼一秒鐘的瞬間,在場的幾位大牌藝人就主動開口和我打招呼了,一點架子都沒有。

這一幕讓我上了一堂很震撼的職場倫理課,哪怕人家那麼大牌紅透半邊天,也不會因為我是名不見經傳的新人就不理不睬。雖然是錄影節目,但現場所有的工作人員以直播的規格要求和檢視,一點都不允許NG。如果有了閃失,藝人都會一一的向其他演出者表示歉意,收工時也會特別向基層的工作人員說:「辛苦了!」

在日本演藝圈的這一課,我學會了敬業。因為我在他們身上看到,尊重自己的工作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所以我後來都把每一次的演出當作很重要的演出,每一次都全力以赴。這樣的信念變成我的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空氣。

▃《#傻傻的花》▃

博客來:https://bit.ly/2kGefON

金石堂:https://bit.ly/2kud2dA

誠品:https://bit.ly/2m4vABl
鄧麗君:鄧麗君(英文:Teresa Teng,1953年1月29日-1995年5月8日),本名鄧麗筠,生於臺灣雲林,祖籍河北邯鄲,是一位在亞洲和全球華人社會極具影響力的中華民國歌唱家,也是20世紀後半葉最富盛名的亞洲歌壇巨星之一,她的歌聲風靡華人社會,是至今目前為止華語歌壇最為成功且知名度最高的歌手。鄧麗君出道極早,1965年發行個人第一張唱片,年僅12歲。鄧麗君在1990年代初期淡出樂壇,1995年5月8日因氣喘猝逝於泰國清邁,終年42歲。 ...更多

延伸閱讀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