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出版新書:改變你的心智

以上種種我都覺得有點難接受(這難道不是藥物引發的幻覺而已?),但同時又覺得稀奇,還有點希望那是真的,不管「那」到底是什麼。這令我大感意外,畢竟我從不認為自己是特別有靈性慧根的人,更別說對神祕體驗有興趣了。之所以如此,我想一部分是因為世界觀不同,一部分也是因為沒去留心。自己從未投注多少時間探索靈性之路,成長過程也沒有接觸到宗教。我的預設觀點是哲學上的唯物論者,認為世界基本由物質所構成,並服膺物理法則,而這些法則應能解釋所發生的一切。我的出發點是認定自然就是自然,其種種現象終歸會有科學的解釋。話雖如此,我對科學唯物論觀點的種種限制並非渾然不覺,也認為自然(包含人類的心智)仍深藏許多奧祕,科學對此嗤之以鼻,有時顯得太過傲慢且並無道理。

一趟啟靈體驗,靠的不過就是服下一顆藥丸或一小張吸墨紙上的藥劑,有可能在前述的世界

觀中衝撞出凹痕嗎?有可能改變人對於道德的認知嗎?能長久改變一個人的心智嗎?這樣的想法深深吸引了我,彷彿是熟悉的房間(自身心智的房間)中,有人指出了另一扇門,這扇門你以前不知怎地從未注意,而且你所信任的人(科學家!)還告訴你在門的另一頭,有另一種全然不同的思考(存在!)方式在等著你,你只消轉開門把走進去即可。

我或許並不打算改變人生,但能了解與人生有關的新事物,用新觀點來看舊世界,這樣的念頭開始在我腦中徘徊不去。也許我的生命裡真的少了些什麼,只是過去我未曾指認出來。那樣的門我已略有所知,畢竟早年我寫過與精神活性植物有關的文章。我頗為驚異地發現,原來想要改變意識竟是普世人類的渴望,最簡單的解釋就是這些物質有助於減緩疼痛、排解無聊,然而以這類具精神活性的植物為中心,圍繞著種種強烈的情緒以及繁複的禁忌和儀式,在在顯示應該不只如此。

等我開始權衡風險與所聽說的可能益處,就發現沒想到啟靈藥雖然令人害怕,卻沒那麼危險。最惡名昭彰的幾種危害中,有許多不是誇大,就是傳言。舉例來說,其實不管是LSD還是裸蓋菇鹼,服用過量都不可能致死,而且二者都不具成癮性,動物試過一次之後並不會想再多找點來吃,人類如果多次服用也會喪失效果。

有些人服用啟靈藥會出現可怖體驗,這也的確有可能使高風險族群罹患精神病,因此有精神病家族史或傾向的人都不應使用。然而,因啟靈藥送急診的病患少之又少,而且許多經醫師診斷為精神崩潰的病例最終也發現不過是暫時驚嚇過度。

我們應當要區分在未受控制的情境中、無人留意心境與場景的情況下使用這類藥物可能會如何,而在臨床的狀況中、有人做審慎篩選及監督的情況下又會如何。一九九○年代合法的啟靈藥研究開始復興,此後已有近千名志願者用藥,嚴重的負面事件卻連一起也沒有聽說。

此時此刻,「搖動雪花玻璃球」(套用一個神經科學家的描述)的想法對我來說雖然依舊嚇人,但吸引力卻變得更大了。一個人的「自我」,也就是腦中那永遠存在的聲音,那永不停息的評論、詮釋、貼標籤、辯護,幾乎可說是如影隨形,在半個多世紀之後變得或許有些太過熟悉。我這裡談的,並非「自知」這麼深的概念,我指的只不過是人如何隨著時間,逐漸將自己因應生活中各類狀況的方式調整到最好,並使其成為慣例。無論是分類、處理日常經驗,還是解決問題,每個人都發展出自己一套簡便的方法,這雖然無疑可說是種適應能力(幫助我們不慌不亂做好事情),最終卻也變得僵化,使我們鈍化,注意力逐漸萎縮。

成人的頭腦很有效率,這點儘管有用,卻也讓人看不見當下。我們常常會提前跳到下一件事。我們處理經驗的方法,很類似人工智慧(AI)程式,大腦不斷用從前的語言解譯目前的資料,不斷追溯過往以提取相關經驗,然後藉此做出最佳推斷,以決定如何預測、確定未來的方向。

此處我絞盡腦汁想描述的,是我認為自己的意識有怎樣的預設模式。這模式夠用,也絕對能把該做的事做完,但萬一這不是度過此生的唯一方式,或者不盡然是最好的方式呢?啟靈藥研究有個前提,那就是這類特殊分子能讓我們進入意識的其他模式,而這些模式可能帶來某些好處,或具有療效,或能提升靈性,又或許能激發創意。當然,要進入這些意識的其他形式,啟靈藥並非唯一法門,我也將在書中探討啟靈藥以外的替代方法,但啟靈藥似乎確實是比較容易掌握、容易開啟的門把。

若每天醒著時的意識只不過是建構世界種種可能方式當中的一種,那麼培養更多的「神經多

元性」或許有其價值。《改變你的心智》以此為出發點,從多個角度來探討主題,並採用多種敘事模式,有社會及科學史、自然史、回憶錄、科學報導,也有志願受試者及病患的個案研究。這趟旅程當中,我也將以心智遊記的形式,說說自己的第一手研究(或者該說是探尋)。

人類開始注意裸蓋菇鹼及LSD這類分子(也包含麥斯卡林、二甲基色胺等)後的數十年間,曾以許多名字來稱呼。一開始叫「致幻劑」(hallucinogen),但是除了導致「幻覺」之外,此類分子還有很多效果(而且其實很少出現全面的幻覺),因此研究人員很快開始尋找更為精確而面面俱到的用詞。

我主要採用「啟靈藥」(psychedelics),但這個詞彙也有缺點:由於深獲一九六○年代青睞,啟靈藥這個名字背負了太多「反文化」的包袱。有些研究人員希望能擺脫上述聯想,並強調這些藥物的靈性層面,於是提出應改稱為「宗教顯靈劑」(entheogens),其希臘文詞源為「內在之神」。在我看來,這語氣又太過強烈了。啟靈藥一詞創於一九五六年,儘管一九六○年代為該詞增添了些意涵,但詞源本身卻很精確,其希臘文詞源僅有「展露心靈」之義,而這也正是這些奇特分子的力量所在。
  • 新聞關鍵字: psy人工智慧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