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百大、創造百億~中國醫藥大學借鏡美國史丹佛大學產學合作的策略與作法

邁向百大、創造百億~中國醫藥大學借鏡美國史丹佛大學產學合作的策略與作法

(中央社訊息服務20200921 09:41:14)『知識產業化』造就多贏局面在國外已是大學產學合作的努力重點指標;中國醫藥大學副校長兼產學長江宏哲在校院《尖端共識營》提出精進產學研的1個策略與6個做法,致力培育產學研優秀教師,並鼓勵教師創新創業,打造頂尖產學研教師團隊,將水湳發展成為全球有特色的高科技生醫園區,進而創造百億以上的產值。

中國醫藥大學暨醫療體系蔡長海董事長揭示新世紀願景,邁向世界百大、成為台灣的史丹佛大學暨台灣的梅約醫學中心。江宏哲副校長兼產學長於6日《尖端共識營》以標竿學習史丹佛的產學合作做專題報告,我們要學甚麼?第一個當然是產學,產學研量能與制度、文化,第二個是2025年的教育新藍圖。

根據2018年柯瑞維安全球最具創新力大學排名,史丹佛連續5年榮登最創新大學榜首,第一名是史丹佛,第二名是MIT,第三名是哈佛,尤其在「具有影響力的研究」這一項分數特別高,今年QS世界大學排名,史丹佛也是第二名,從他的評分可以再一次證明,該校發表的論文與專利,經常獲學術界與企業界其他研究員所引用,這些原創研究、發明出實用的技術,對於經濟有極大貢獻與影響。

史丹佛提出2025年四大教育新藍圖,他們認為現在教育制度是100年前所設定出來的,史丹佛想要在2025年前重塑教育創新典範,創新大學終生循環學習教育生態系,大膽想像2025年畢業校友將消失,大學就會變成一個終生學習的基地。

史丹佛四大教育新藍圖,第一個是彈性教育歷程-從學年改為學習階段;第二個是開放環型大學-隨時可以回來讀,大學任你讀六年;第三個是有意義感的學習-成立影響力實驗室,從教學中心變成學習中心;第四個翻轉軸心-從學知識到訓練能力,不同的能力導向學習中心。前面兩個,跟目前教育部的體制有所衝突;第四個能力導向的學習方面,目前我們的公衛大一不分系,藥學系二年級有不同的分組,跟臨床醫藥學的訓練,醫中牙的PGY跟專科訓練都朝著這個方向在走,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在2030之前可以從生醫與醫療產業推廣教育著手,廣開教育學分班,一方面利用學分班讓這些在產業裡頭的人能夠繼續接軌回來,念我們的碩士班博士班,達成終身學習的大學教育生態。

史丹佛大學的產學合作,大家第一個想到就是矽谷silicon valley,這個故事可以從Professor Terman當校長的時候開始,他在Stanford畫了一塊地出來,作為產學研發的基地,在這個基地研發出來的成果優先技轉給校友,校友拿到這些技術之後,就在大學附近開了新創公司。

為什麼要在大學附近開新創公司?因為可以很方便的得到學校裡面的研發跟其他資源,第二個,這些新創公司的同仁如果要繼續教育再進修,他可以回到史丹佛,所以在這裡形成了一個矽谷產業,這些產業包括HP等等,幫史丹佛賺進最多錢的是像Yahoo,Google,Facebook,以及最近的Netfelix,這些技轉都幫史丹佛大學引進了非常多技轉金,在矽谷的這些產業如果把他的產值加起來,我們用世界經濟體的總合來衡量的話,在這裡的產業所創造的產值,幾乎相當於世界第10大經濟體,所以怎麼樣去營造這樣的環境相當重要。

標竿學習史丹佛之後,我們總結出1個策略跟6個做法,呼應蔡董事長2030年產學研發展願景;一個策略就是怎麼建立產學合作的文化;6個做法從制度面到流程面,可以來落實蔡董事長所指示培育產學研人才,鼓勵教師創新創業。

另外,中醫大還有三個特色可以來加值,水湳Bio-Park建立跨領域區域產業合作平台,跨業整合技術與資源,鏈結產業版圖,將來成為全球有特色的高科技生醫園區。

我們要學習史丹佛的產學合作策略是,怎麼樣經營產業界合作關係,第一個是跟業界共同培育人才,第二個是以育成中心串連整個生態系統,第三個是產學技術合作創造價值,第四個簽訂產學聯盟共創雙贏,簡單地講,發揮大學豐沛的研發量能跟人才,以及發揮大學推廣教育的優勢,來達成這樣的ㄧ個成果。

精進產學研的六個做法,第一個,我們要學習史丹佛怎麼樣把快速地把研究成果轉譯出來,然後技轉;史丹佛在制度上,產學跟研發基本上是同一個副校長的supervise之下,雖然這個office是合併的office,但是他們底下是分組辦事,這些分組包括研發的分組,以及產學的分組,因為在同一個辦公室底下,所以他們的橫向聯繫很方便,能夠非常有效率地把成果轉譯出來,有效率有價值地去做技轉。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