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陳義胞隨國軍撤退來台 憶過往都更路難行

大陳島居民義胞隨國軍撤台65年,大陳新村已老舊斑駁,新北市政府推動都更卻難以整合,其中有許多故事讓人追憶,有住戶甚至要開棺驗屍才能確認血緣及參與都更。

大陳島居民於44年隨國軍撤守台灣,分散各地大陳新村。永和大陳新村因房屋老舊,新北市政府在2010年劃定都市更新地區,並指定為策略性再開發地區,切割7個更新單元分別招商,不過僅單元2歷經4年意見整合,取得全數住戶同意,2016年動工,今年完工,今天歡慶入住。

入住餐敘上,圍坐大圓桌的大陳義胞子女們已白髮蒼蒼,談起過往,昔日點點滴滴似乎又回到眼前。當年來台僅6歲的鄭霖法就笑說,當初年紀小,搭船來台途中,心很慌,沒有安全感,只知道是逃難。

他表示,由於倉促決定來台,父親是民防隊,當時不能隨同來台,爺爺扛著一個木箱,裡面就是全家家當,媽媽牽著3歲妹妹,他揹水壼,哥哥揹棉被,一家人就這樣搭小舢舨接駁搭上美國軍艦,經過一個晚上來到台灣。

他表示,生活上有政府提供米糧,住在學校裡,後來依技能分配務農或打漁等工作。鄭霖法的妻子一樣是來自大陳島,她回憶住在大陳新村時,房子是平房,但時間一久就破爛倒塌,大家只好籌錢蓋公寓棲身,如今能都更住新房,心中都很高興。

產權清楚可順利參與都更,但也有住戶因時代的困素,出現父子成叔侄難以繼承的奇怪現象。

張忠邦帶記者參觀新房時,興奮地指著新建築梁柱角落說,「我以前家就住在那個角落」,當初爺爺帶父親逃難來台時,因為一些問題謊報年齡,使得和自己年齡相差不大的父親登記為叔姪關係。

他表示,因大陳新村房子登記在爺爺名下,父親無法直接繼承,若以贈與方式課稅又相當高,所以遲遲沒有辦理過戶。父親先過世,爺爺後來於1987年突然辭世,但因關係上非直系血親,雖然一家人仍住在原處,但產權無法移轉。

他表示,20年前因不堪房屋老舊,只好選擇搬到附近居住,原有房子閒置至今。新北市政府10年前開始推動都更時,他們為尋求繼承,也找上大陸相關單位幫忙,但遲遲無法證實親屬關係。

他表示,在建設公司建議下,希望採DNA方式驗證,但因父親死後火化,無法採檢,還好爺爺是土葬,最後「開棺驗屍」採檢後送法務部調查局檢驗,終於確認親屬關係並繼承房屋參與都更,如今能進住嶄新的家,讓他格外感動。

推動都更最大推手的開晟建設董事長鄭阿明在住戶間親切互動,被問到是否再投標參與其他單元的都更案,他笑說:「再研究看看吧。」

他表示,推動大陳新村單元2的都更案真的很困難,他親自跑協調說明,一一拜託。花了5年多才協調整合成功,興建又遇物價飆漲及人工叫不到等困難,好不容易蓋了約4年才完工,前後花了10年,若政府推動上不放寬些條件,恐怕很難會有建商願投入擔任實施者。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