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辯論屢走教改回頭路 黃榮村:不好示範

前教育部長、現任考試院長黃榮村今天在一場研討會中指出,台灣幾次總統大選替台灣教育做了不好示範,政策辯論上都有「走教改回頭路」的問題。

另外,黃榮村也提到,近年高中歷史課綱攻防戰一直不得平息,反映台灣大環境分裂的事實,雙方沒找到妥協平衡點,零和遊戲就沒有出路。

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今天在台北舉辦2020教育政策研討會,邀請黃榮村發表主題演講「台灣教育瞻前顧後50年」,他認為「全面教改」是不可能的,因為有太多對立理念互相拉扯衝突,例如多元競爭選才與公平正義維護、學力提升和減輕學習壓力等,要滿足每一個向度「幾近不可能」。

但黃榮村也說,總體雖不穩定,但局部仍可嘗試均衡。以能力編班與常態編班的理念衝突為例,現在作法是常態編班下,針對數學、英語等少數科目,進行2、3 班有限度的能力分組。

黃榮村提到,教育部組織法明定教育部是全國教育事務最高主管機關,但多次的總統大選下,替台灣教育做了不好示範,政策辯論上都有走教改回頭路的問題,例如教科書統編、恢復聯考、廢除九年一貫等。很多海外學者羨慕教育議題能成為台灣總統大選主題,但黃榮村總是尷尬地回應:「你要看內容啊。」

黃榮村也提到歷史課綱爭議,在民國92年就發生過,當時是涉及高中歷史課程結構、史觀、去中國化之爭,由專業史家分群對抗,作為單一受責單位的教育部,則一直在立法院被罵。

103年、104年間,課綱爭議再起,黃榮村分析這次涉及歷史詮釋、細節史觀之爭,包括日據還是日治、慰安婦的歷史問題,以及檢核小組不當介入程序等問題,演變成學生對抗教育部。

黃榮村認為,歷史教科書之爭,反映了台灣大環境分裂的事實,大環境不和解,雙方沒找到妥協的平衡點,繼續玩零和遊戲(一方的得益必然會造成另一方的損失,因而雙方對峙結果的總和永遠等於零,永遠不會有出路)。

在高教議題上,黃榮村認為台灣面對M型化和「血汗大學」的困境,對「打國際盃」的幾所大學來說,年度經費並無顯著增加,但作為提升高教競爭力的槓桿,仍具備了時代性的貢獻。

黃榮村建議政府制訂人才發展條例,推動大幅度的大學整併、學雜費彈性調整。他並提醒,教育發展就像醫生對疾病的處置一樣,需秉持著「幫助改善或者不要造成傷害(To do good or to do no harm)」精神,謹慎推動改革,沒想清楚就不要亂動,但條件具備了就要勇敢出發。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