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綠色挑戰 受偶像影響開始關注環保,炎亞綸:目前狀況已非常急迫!

2021綠色挑戰 受偶像影響開始關注環保,炎亞綸:目前狀況已非常急迫!
經歷了2020年的疫情延燒,2021年依舊是充滿挑戰,地球暖化、極端氣候、乾旱缺水持續在發生,也讓每個人更感受到人類與地球生態的緊密相連。回歸本名『吳庚霖』的炎亞綸近期忙著拍攝《我願意》,百忙之中依然力挺#2021綠色挑戰,在劇組生活中除了堅持最基本的環保餐具,連劇本也不忘雙面使用。此外,視李奧納多為偶像的炎亞綸也在不斷檢視自己還有哪裡可以做得更好,『目前比較急迫的是台灣正在經歷缺水危機,現在更是大家需要去正視它的時刻。』

【角色與自身經歷相似太高——興奮又害怕】《我願意》取材自真實案例,旨在探討心靈成長團體混雜新興宗教所形成的「組織」如何利用人心的脆弱獲取個人利益,並揭開操弄與被操弄者的心理狀態。首次演出國際規格的類型影集,炎亞綸在劇中飾演一位洗淨鉛華的巨星,因為和自己的經歷相似程度太高而感到興奮又害怕,「人生經歷很多的關鍵事件對自己而言的影響力是驚天動地的,再去觸碰這樣的過程的確是會帶著一點點害怕。」也會很興奮的原因則是「自己很清楚某些事件讓你有了轉變,這些轉變的方向是你喜歡的。」感受角色的過程對炎亞綸來說更像是一種提醒,「提醒自己在未來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或重複一樣的結果。」

《我願意》以台灣首見的宗教題材為主軸,聊到雙男主設定的另一位主角——金鐘視帝姚淳耀在劇中飾演「邪教教主」,炎亞綸則強調「先不要用「邪教」去定調,因為信仰這件事情很主觀。」至於戲中的巨星角色是被教主(姚淳耀飾)治癒、感化還是蒙蔽洗腦?這個就要等劇開播了觀眾自己去解讀。

【回歸本名「吳庚霖」,掏心挖肺的靠攏角色】「吳庚霖比較能觸碰到心裡更深處的情感資源區吧!」在演員身分上回歸本名,正是因為這個名字才是真正伴隨他成長的、擁有更多血肉和靈魂的。「這個區域是很容易被『吳庚霖』這三個字勾起的,所以才選擇回歸這個名字。」

聊到演員身分和角色關係,炎亞綸覺得與其說是解讀,不如說是「對自己過往的再度觸碰」。偶像團體出身但評論時事相當敢言,「我的確是比較願意分享的人,但以前的方式比較粗糙一點。會後悔嗎?當然不會!」自我觸碰並不斷修正,炎亞綸的天蠍座的好強性格表露無遺,「如果沒有以前那些比較粗糙的分享,你也不會知道會因為表達方式並沒有那麼完整,導致與你真正穿搭的訊息沒有被清楚的接觸到,甚至有點被排斥。這件事情也在現階段讓我不斷去學習。」

【從追蹤李奧納多開始,意識地球危機】回憶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環保議題?炎亞綸的答案倒是有點出人意料之外,「從加入李奧納多的粉專開始!」李奧納多除了是國際級巨星,更是實際投入環保最積極者的名人之一,致力於環境保護以及野生動物保育的「李奧納多基金會」至今已經投入了近30億台幣的款項。受偶像影響,炎亞綸也會不時分享關注生態保育的新聞,希望讓粉絲們也能對我們居住的地球多點關注。「尤其是今年台灣正經歷了大乾旱和全球性的氣候異常,相信很多人都能感受到地球暖化的嚴重性及急迫性,我真的希望大家可以立刻做起身邊的環保。」

落實到自己的生活中,環保杯、環保筷都已是日常最基本的配備,炎亞綸每週有兩三天都會騎單車出門,在家裡附近吃飯、健身也都是如此,「腳踏車對我來說除了是代步,也有一種休閒感,可以感受街道的氣息,幸運的時候還能聞到空氣里有青草的香味。」

就目前的生活觀察,還有那些環保舉動是大家可以做得更好的?「我自己就有很多東西可以做得更好,比如我有時候不小心就把水龍頭開太久,還有衛生紙的使用蠻頻繁的,雖然已經盡量在使用再生紙做的衛生紙,但這兩件事都是我需要改善的。」炎亞綸說最近還在研究電池動力和內燃引擎的汽車到底誰製造的污染比較多,「目前看起來電動車對於生態來說比較永續,如果有很多科學佐證,那我自己也會換電動車。」

關於《我願意》台灣首見的影集類題材《我願意》由絡思本娛樂製作公司製作、金鐘編劇吳洛纓、《角頭》億萬票房導演姜瑞智共同執導。取材自真實案例,旨在探討心靈成長團體混雜新興宗教所形成的「組織」,如何利用人心的脆弱獲取個人利益,並揭開操弄與被操弄者的心理狀態。《我願意》預計於今年第四季播映。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