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無聲世界的麻瓜 手譯員眼中的聽障者困境

聽障資訊平權3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18日電)「我就像聽障界的麻瓜,闖入無聲的魔法世界。」從事手語翻譯員15年的蕭匡宇出身一般家庭,基於對手語的熱愛,擔任聽覺障礙者的耳朵,也致力推動醫療視訊手譯。

2019年全球發生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每天下午疫情記者會,成了全民掌握疫情重要管道。

畫面一角的同步手譯員,即時翻譯外媒記者英語提問及客家電視台記者客語政策宣導,頻頻引發網友熱議,手譯員是否需戴口罩,也引發討論。

在指揮中心記者會中擔任輪值手譯員的蕭匡宇,總是一身整齊乾淨襯衫,為聽障者翻譯最新疫情訊息。

有別許多手譯員出身聽障家庭,蕭匡宇說,大學時期在社團接觸手語,畢業後在啟蒙老師鼓勵下,繼續進修手語翻譯課程,一做就15年。

12年前在一次巧合下,他成為全台第一名聽障兒伴讀手譯員,那次經驗讓他立志深耕手譯領域。他回憶,那孩子雖是聽障兒,卻勇敢地在充滿聲音的環境中學習,這份使命感,促使他接下艱難任務,每週一到五遠從新北市搭車到新竹市,在課堂上替孩子翻譯課程內容。

擔任伴讀手譯員,挑戰接踵而至。蕭匡宇說,翻譯對象是孩子,須將上課內容轉化成簡白手語,當孩子搶答老師的提問時,也須在短時間內解讀孩子意思,並讓老師相信是孩子自己做出的回答,而非手譯員幫忙作弊。

有一次老師請學生以「我的好朋友」為題交繪畫作品,一般孩子畫中都是同齡好友,那名聽障的孩子卻畫了蕭匡宇,令他既開心又難過,笑稱:「我們也算是忘年之交吧!」

另一名曾在疫情記者會、國防部記者會協助翻譯的手譯員林亞秀是因電視節目五燈獎手語歌,燃起對手語的興趣,抱著學外語念頭踏進手譯領域,體認到「口語」與「手語」原來差很大,兩種語言轉換時,可能面臨巨大語意落差。

曾有兩名聽障者在爭吵後,一人怒告對方辱罵髒話,林亞秀到地方檢察署協助翻譯時,面對檢察官詢問髒話內容,「在手語裡,所有髒話都是一樣的比法,我不清楚對方到底罵三字經、五字經,還是七字經」,令林亞秀至今難忘。

蕭匡宇也分享,曾有聽障者闖空門被抓,他到警察局協助翻譯,那名聽障者以為房內沒人在,也聽不到自己發出的巨大聲響,面對警察詢問:「爬到5樓,不怕嗎?」犯嫌竟回答:「我爬過好幾次,我很熟。」令蕭匡宇哭笑不得,不知怎麼翻譯才好。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