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回訊Zoom見友 陳建仁把科學變科普

「微笑大仁哥」前副總統陳建仁卸任後,把科學變科普,不時在臉書撰寫他對COVID-19疫情的觀察。陳建仁受邀擔任中央社Podcast節目「空中小客廳」嘉賓,暢談他如何update生活。

「去年COVID-19開始,我就有股激動想寫臉書。」卸任後,陳建仁把科學變科普,利用現代科技傳播,讓一般人能了解公衛基本概念,後來「親子天下」因此找上他出版「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圖文防疫知識書。

除此之外,他也從使用Email通信進化到以Line回訊息,「很節省時間,而且蠻有效果,還可以傳很多影音。」不過,一天至少要處理20封Line訊息,陳建仁也有自己的訣竅,「copy and paste,字改一下就好。」

陳建仁帶過的博士班30幾名學生,今年用Zoom自日本、美國等不同時區連上線,幫他開慶生趴,2個小時每人講幾句祝福的話讓他很感動,「新科技的發展讓你只要有心,還是能在人與人之間保持很好的聯繫。」

「我是比較不喜歡守規範的人。」陳建仁坦言,公職從來都不是他的人生目標。高中、大學與碩士的求學階段,都能體現陳建仁追求真理的執著,「做學問要在不疑處有疑,待人要在有疑處不疑。」以前建中的生物課上,陳建仁和老師楊義賢因為落葉木與針葉木辯論起來,「老師的啟發,讓我決定走生命科學這條路。」

笑稱自己不愛唸書,陳建仁讀建中時,常在中午吃飯時間,和同學一起打彈子(撞球),大學瘋玩社團導致必須補考,但「對的事一定要提」的求學態度,卻令曾與他是碩士班同學的前衛生署署長葉金川印象深刻,「陳建仁聰明又有主見,非常確定自己要什麼。公衛所老師像陳拱北、林東明等,都很喜歡他,教環境衛生的柯源卿除外。」

老在課堂上發表「不同意見」,陳建仁常惹東京大學畢業、講究師生關係的柯源卿教授不高興,陳建仁在課堂上質疑「左龍右白虎」的飲用水理論,「柯老師的意思是,我們家的井水如果在右手邊,那廁所一定要擺在左手邊……我實在聽不進去。」柯源卿每次建議陳建仁做的題目,他都不是很喜歡,甚至跑去跟著林家青教授做研究,柯源卿教授剛開始頗有微詞,直到陳建仁道歉後才放下。

後來,陳建仁和葉金川變成好朋友,「他結婚我還是伴郎」。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唸書時,葉金川帶老婆與雙胞胎女兒去找陳建仁玩,卻發現他的生活不太寬裕。「教育部給的錢實在不多啦!所以我和太太、大女兒只能住半地下室的公寓。」

指導教授知道陳建仁每個月400美元的補助中,300美元要繳房租很震驚:「What?」他將陳建仁寫程式的津貼報至最高額度20小時,「我上班只有8小時,老師問開車想不想程式?回家想不想程式?」當時寫程式1小時有7.5美元的報酬,20小時就有150美元,4週就多了600美元,「比教育部給的多。」

指導老師的體貼,讓陳建仁生活上能稍微充裕一些,後來太太才生了第二個小孩,「假日我們都走路帶小孩出門,全家買一個小披薩,坐在草地上看夕陽分著吃。」對陳建仁而言,此刻生活雖然清苦卻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貧窮不是壞事,重要的是在過程當中能彼此互相照顧。」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