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柔縉文筆生動、能綜觀全局 帶讀者重回老台灣

作家陳柔縉以精準的文字與溫暖的筆調,喚起許多人對老台灣的記憶與感懷,學者陳芳明認為,陳柔縉以生動的文字帶領人們重新認識自己的歷史。

作家夏瑞紅說,陳柔縉的文筆充滿詩意又幽默慧黠,能寫盡人性深處的慾望掙扎。

陳柔縉15日在新北市淡水區騎腳踏車時遭後方機車追撞,雖緊急送醫搶救,但今天傷重不治,享年57歲。

陳芳明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陳柔縉在書寫「宮前町九十番地」期間,曾多次向他請益關於歷史書寫的事,「她是一個很認真的人,她做的每一個議題,一定蒐集非常完整豐富的資料,更重要的是她的敘述手法,我很少看到有一個人可以把我們的文化記憶,用那麼生動的文字,配合她所尋找到的圖片,完整呈現在讀者面前」。

陳芳明表示,戰後台灣人對日治時代的歷史幾乎都遺忘了,「我長大的過程受的是反日教育,我們對殖民地時代的台灣歷史,從來都沒有好好認識,到解嚴之後才開始知道,原來日治時代留下那麼多文化遺產,陳柔縉便寫了很多這方面的文章,爬梳許多關於庶民的記憶」。

陳芳明說,官方的歷史總是正經八百,可是陳柔縉所書寫的庶民史卻充滿趣味,她用她的文筆帶著我們去看我們曾經熟悉、後來陌生的階段,她的書寫對台灣人重新認識自己的歷史,功不可沒。

作家、前中國時報副刊主編夏瑞紅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她早期讀陳柔縉寫政治人物的報導就「驚為天人」,「因為她像是有一雙天外的眼睛能綜觀全局來看一個人當下的角色,又有一枝充滿詩意又幽默慧黠的好筆,寫盡人性深處的慾望掙扎。一般政論文章容易刺激對立衝突,但她的政論文章卻別開生面,讓人或笑或嘆,有同情有警惕,別有所思所感」。

夏瑞紅表示:「當時我雖不認識她,但積極邀她在報版寫專欄,她謙讓好多回才終於答應。後來她開始出書,很獲好評,我也為她很歡喜。」

夏瑞紅說,陳柔縉曾表示最想寫的其實是小說,「近年她的小說終於問世,相信她已圓滿了一個重要的心願」。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