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近20年的故事 「秘密耳語」入圍金漫獎

金漫獎頒獎典禮將於明天登場,跨域應用獎入圍作「秘密耳語」由漫畫家王登鈺發想,故事從近20年前成形,漸漸開枝散葉為漫畫、動畫影集、桌遊等,結下豐碩跨界成果。

王登鈺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表示,「秘密耳語」原型是2003年左右自己寫的短篇小說,「最早是跟朋友打屁聊到『原子小金剛』,從小金剛很光明的一面想到,這角色若發生在現實世界,也許會有許多可挖掘的黑暗面。」

靈感因小金剛而起,但「秘密耳語」卻完全走出自己的路,描述平常被同學及老師瞧不起、甚至被霸凌的小學生「秘密」,其實是下課為國家砍殺怪獸的機器人,但即便擁有強大力量,他最大的煩惱就是想和平凡人一樣。

王登鈺說,機器人或木偶與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每個人擁有邪惡與善良的一面,一如平常飽受欺負的秘密被朋友背叛,會想要進行報復,從被欺負進而想欺負人,不無是種成人歷程,「看見身邊人們的善惡,因此產生了缺點,這時才成為真正的人,如果只能歌頌良善的一面,他不會是完整的人。」

小學生們相互恃強欺弱的情節,王登鈺認為,其實從小師長、同學間都能看見類似情形,例如他以前很排斥去學校,就是因為老師總會拿出藤條、掃把、木棍打罵學生,而同儕間看到較為窮困、有異味的同學,也容易有人起鬨嘲笑,這些印象都成為故事中的題材。

漫畫不論故事場景、氛圍都很「台」,例如有一幕城市街景向郭雪湖「南街殷賑」致敬,招牌上分別寫著「怪獸藥材本舖」、「鹽酥怪獸肉」等,猶如異時空的大稻埕。去年漫畫出版時,日本藝術家奈良美智還曾轉發推特,向網友分享這本台灣漫畫。

王登鈺表示,2013年他投入全職創作時,翻出這本10年前的小說,畫了圖像小誌,2019年進一步拿來提案動畫標案,等待結果出來時,便和動畫團隊先設計動畫中的各種怪獸,不料標案沒中,反倒看到文化部漫畫補助,從漫畫開始畫起,投標期間所構思的怪獸種類,也延伸出漫畫以外的「怪獸圖鑑」。

王登鈺投身動畫創作已久,還曾以「金魚」獲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秘密耳語」動畫夢不變,後來得到標案資金,也繼續進行動畫影集作業,作品目前尚未問世。

王登鈺表示,對他而言,跨域改編作品最大好處就是能透過不同形式,一再擴充故事宇宙觀,例如「秘密耳語」近期也將改編為桌遊,玩家能以怪獸視角看待秘密,讓故事更為生動,「跨域會讓人不斷接觸到新事物,嶄新視角讓人能走出舒適圈,學到非常多。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