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紙≠授權金 劉榮昌、徐世慧、湯運煥、顏志文倡議客語歌曲集管

授權紙≠授權金 劉榮昌、徐世慧、湯運煥、顏志文倡議客語歌曲集管
年輕客家歌手人才輩出,今年金曲獎就有許多「後生人」入圍,像是黃宇寒、龔德、彭柏邑等,但在客家音樂領域內創作的音樂人們是否有在創作過程碰到困境?不管是現實層面又或是音樂完成後版權授權問題,都有可能困擾著他們,入圍今年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的徐世慧提到,有電臺來詢問播放音樂授權,但卻只有一張授權紙,並沒有提到授權金。歌曲製作完成後,如何保障客家歌手版權的權益,是不是能夠有一個團體來將客語歌曲集體管理,讓創作者、歌手們得到保障,也能杜絕網路上盜版問題,甚至能夠讓創作者依靠授權金來過生活。創作者們大多數表示贊同,但細部規劃還需要創作者們與政府相關部門單位一起來商榷。

台灣客家新音樂創作協會理事長劉榮昌說:「協會目前七十多位會員,二、三十位其實都是非常年輕的創作者,要怎麼讓這些年輕人在客家宇宙活下來,是大家要思考的一件事。」創作者本身還是音樂的源頭,還是得需要靠著補助來過生活?劉榮昌表示客家集管團體如果能夠協助歌曲授權費用,或是版權有受到侵害可以去申張與解決,這個團體是不是解決的方案,還是得需要大家去討論。

湯運煥表示謝謝客傳會重視音樂版權授權費用的問題,相信所有創作客家音樂的音樂人除了做音樂之外,還有很重要的文化意涵在裡面。音樂創作者除了現實面的考量,其實都希望能夠寫自己想要寫的歌,但礙於現實生活的壓力,還是得必須倚靠政府的補助,當然如果版權的部分可以更滋養創作者,將會使創作者更加有動力繼續創作。湯運煥也提到講客廣播電臺這次授權費用調整,如果創作者作品質量高的話,是不是未來可以靠著授權金來過生活。考量到客家音樂目前相較於主流音樂市場,屬於分眾市場,如何在有限的資源與人力狀況下去鎖定客群也是一大課題。

今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獎的徐世慧提出不同面向的討論。她認為音樂、歌曲就是需要有人去傳唱,在花蓮教學歌唱時,也會選擇好聽的歌曲來自己寫譜,教其他人唱客語歌,曾經教過邱廉欽的〈行過〉、劉榮昌的〈屙糟个鞋〉和山狗大的〈我教你唱山歌〉,學生們的反應良好讓徐世慧的信心大增。但徐世慧也擔心到這樣子的教唱是不是會有版權問題,希望透過音樂創作者們的討論,讓創作權益受到保護。徐世慧說:「現在的力量沒有一個管道可以集中,雖然大家都各自有力量,但沒有集中分散掉了非常可惜。如果有一個版權集管團體去集中大家的力量,也可以讓創作者們漸漸地靠攏,或許是一個好方法。」

1997年臺灣主流唱片公司發行的第一張完整客家專輯資深音樂人顏志文則表示,版權集管團體30年前就已經存在,也就是現在的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顏志文說:「是不是可以借助或是與他們合作,而不是從零開始成立客家音樂集管團體。」他表示或許可以在現有的著作權團體中來改良客家版權集管團體,如果能夠獨立運作且有良好的公開透明的收費機制,將會是未來不錯的發展方向。

許多的音樂創作者都表示音樂版權的確需要被重視,但徐世慧所說的廣泛傳唱也是很重要,怎麼去建置一個授權機制會是未來需要努力的方向。創作者本身現實層面的需求是現階段大家都很擔心的,如果政府沒有適當的補助、輔導,年輕人是不是會對於創作「客家」音樂有所退卻?但在政府的保護傘之下,會不會到了主流市場,又會被大眾音樂所吞噬,要怎麼達到平衡需要政府單位與創作者去思考。目前所能夠明確努力的方向是音樂版權的保護,講客廣播電臺提高授權金即是對於創作者權益的一大保障。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