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遭中國大量盜版 陳永淘:面對山寨強國無所不盜,要怎麼玩?

專輯遭中國大量盜版 陳永淘:面對山寨強國無所不盜,要怎麼玩?
音樂串流平台近年崛起,實體專輯已不若西元2000年前後動輒數十萬張的驚人銷量,但早年盜版猖狂的問題卻未隨著實體專輯銷售下跌而消失。知名客家音樂人陳永淘便深受盜版之苦,不僅經典歌曲「被」中國集結發行成個人精選輯,已絕版的經典專輯更是「被復刻」,誇張的是,現今這些盜版專輯都能在各大網路平台買的到,這也讓陳永淘感慨,「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很強大的山寨大國,它無所不盜,這要怎麼玩?只能把盜版當成不存在。」

陳永淘昨出席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主辦的「客家音樂座談會」時指出,他於1996年搬回峨眉赤柯坪與北埔,一邊工作一邊創作,1997年出版了第一張專輯《頭擺个事情》。那時盜版問題還不嚴重,甚至有朋友跟他說,「淘哥,你在北埔很有名,但怎麼在夜市找不到盜版CD?」隨著陳永淘陸續出版多張經典音樂創作,一時之間許多店家都播起陳永淘的歌,專輯被盜版問題也同步浮上檯面。

陳永淘說,那段期間陸陸續續有人拿專輯請他簽名,一看發現竟然是《頭擺个事情》,「唉呦,這張很難買,你怎麼會有?這才發現是盜版。」至於為何知道是盜版?陳永淘說,當初《頭擺个事情》印刷時用的是道林紙,不是銅版紙,兩個完全不一樣。

「聽說賣盜版專輯的人帽子還壓得很低,賣了一張錢拿了就跑。」陳永淘說,後來許多朋友從香港、中國回來,拿了一些專輯請他簽名,他一看,那些專輯都不是他的出版品,「我從來沒有出過『精選輯』這個東西。」出道以來,陳永淘一直堅持獨立出版,希望可以藉此鼓勵更多音樂人用個人名義或用個人工作室形式出版,而非加入唱片公司,以商業方式行銷,陳永淘解釋,「因為商業需求下包裝、渲染,可能脫離文化遠一點。盜版是一個問題,這也是一個問題。」

長期面對專輯被盜版,甚至還「被」中國發行精選輯,陳永淘感嘆,「我把它當不存在。有時候也無能為力,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很強大的山寨大國,它無所不盜,美國悍馬車都能仿造的一模一樣,所以這要怎麼玩?」他無奈地說,這件事牽涉到法律,也有很多複雜的問題。到底要不要去徹底追究、如何追究?目前還沒有答案,「但我願意把我碰到的任何盜版問題與大家分享。」

對於音樂盜版問題,專長科技法律與智慧財產權的資深律師葉奇鑫指出,法律給予創作人著作權利保障,創作人賺到錢才有辦法持續創作。早期CD是主要音樂載具,警察可以在夜市抓到盜版CD,但現在網路傳播便利,盜版音樂可以直接在網路流傳,創作人只能從流通的網路平台檢舉後提出訴訟,反盜版的挑戰性也更高。因此,智慧財產局鼓勵創作人加入集管團體,一方面保障創作人權利,也讓有心取得授權的營利方能取得授權。

面對創作人權利,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表示,為鼓勵更多優秀客語音樂創作者及創作,並營造友善客語音樂文化創作環境、保障創作人權利,旗下講客廣播電臺自4月1日起,已將歌曲播放授權費用自每次5元,調升至每次60元,希望藉此加速鼓勵優質客語音樂,邁入主流音樂市場,被更多人聽見。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