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農族邱曉徵種原民穀物油芒 竟是超級未來食物

一心想種植原住民傳統穀物的布農族青年邱曉徵,找到在部落消失半世紀的油芒,他後來才知道原來種下的,竟是中研院口中的「超級未來食物」。

在台東縣延平鄉武陵村山腳下,今天上午一群正在採收穀物的布農族婦女幾乎淹沒在雜草中。帶頭婦女說「這種東西很麻煩」,無法像稻子一樣用機器採收,因為成熟時間不一,所以只能手工挑熟的先收割。

穀物的主人邱曉徵在現場提醒婦女,左邊那塊田有3個鳥巢,留著最後收割,不要驚動鳥媽媽。他說,小鳥最喜吃這種穀物。

婦女嘀咕的「麻煩東西」、小鳥喜歡搶收的穀物,就是科學家口中,在極端氣候下的「超級未來食物-油芒」。

43歲邱曉徵表示,幾年前他想找回原住民傳統穀物–油芒,但這植物在部落已消失半世紀。2016年底,他參加小米課程遇到研究幾10年原住民穀物的林志忠老師,林志忠剛好有收藏種子,並給他帶回部落種植。

邱曉徵說,當時只知道種植的是原住民傳統穀物,但不知道布農族是否有這穀物。等到抽穗後,70幾歲的老人家看到他田裡的植物直接用母語喊出「Dill」,驚訝地問「你們還會種Dill」。就這樣,誤打誤撞找到布農族的傳統穀物,他找日治時期文獻也確實如此。

他表示,當時老人家看著油芒,感動地說這傳統穀物在布農族部落消失半世紀了。1941年發生內本鹿事件後,日本政府將住在內本鹿的布農族人強制遷移到海岸山脈鸞山部落,當時族人也帶著傳統穀物一起移居。剛遷移到鸞山部落時還有人種植,後來就消失,沒想到50幾年後又看到。

邱曉徵說,讓他更意外的是,中研院已投入數年研究發現,油芒將是在氣候變遷下的「超級未來食物」。他只是想找回原住民傳統穀物,沒想到這種穀物竟然會是在極端氣候下能抗旱取代稻米。

他表示,油芒收成1分地1年賣新台幣7萬元,他種6分地1年收成約40幾萬元,利潤不高,雖然很少人種,但不想拉高價錢,「既然是那麼好的作物,又是原住民老人家所留下來的」,精神上、文化上的意義遠大於利潤,因此希望讓更多人知道、讓更多人使用到。

油芒是瀕臨絕跡的台灣特有植物,中研院8年前提出復育計畫已有小成。除了商品化能幫助原住民部落,也希望透過油芒抗旱耐鹽的特性,為世界上糧食缺乏的地區盡一分心力。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