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東亞樂派論壇 強化創作交流

第40屆韓國國際音樂節邀請,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在首爾舉行音樂會及東亞樂派論壇。作曲家潘皇龍表示,東亞各國受到儒道思想影響,加上西方古典音樂教育,可望撐起東亞樂派論述。

潘皇龍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由於東亞各國幾世紀都受到儒家與道家哲學思想薰陶,內化到生活方式;這幾個地區也深受到西歐古典音樂影響,「東方與西方的雙重傳統,是我們共同的優勢。」

潘皇龍認為,台韓日港有著共通的文化背景,卻能各自發展出獨特的音樂語言,讓東亞樂派同中有異,令人驚豔。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這次赴韓演出,1日與首爾文化藝術論壇與韓國音樂協會共同主辦第2屆東亞論壇,希望持續探索台、韓、日及港等地的異同音樂美學。現場邀請到韓國國際音樂節組委會主席、韓國音樂協會會長李哲求與台灣國家文藝獎得主潘皇龍發表演說,各自分享東方文化元素如何影響創作。

這次力邀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參加第40屆韓國國際音樂節的李哲求在韓國古典樂壇充滿影響力,2018年就曾邀請台北愛樂管弦樂團訪韓參加第35屆韓國國際音樂節,2019年李哲求創作的「阿里郎」鋼琴協奏曲由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在台灣首演,由盧易之擔任鋼琴獨奏,雙方互動順暢,情誼延續至今。

提出東亞樂派論的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創辦人賴文福表示,浪漫派音樂高度發展之後,開始有了其他國家如匈牙利的巴爾托克,芬蘭的西貝流士等作曲家加入了自己的傳統,形成國民樂派。東亞各國由於種族不同,語言互異,在音樂發展形成強烈差異,但卻同樣受到西方影響。

賴文福說,從二戰之後到現在,東亞諸國都有了新興的古典音樂文化,20世紀或前或後,都有歐美傳教士或是英美音樂先進到了這些國家建立西方音樂,一路發展到現在,「文化是累積的,文明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希望大家透過這個理念互相交流,一定可以產生燦爛的東亞文化。」

潘皇龍認為,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提出這樣的主張,身為作曲家參與這樣的交流,「讓我們有更多的機會認識不同的音樂創作。」潘皇龍認為,久而久之,自然而然的形成區域性的共通語言,或許就能成就「東亞樂派」。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