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科學家發現GLP-1獲唐獎 嘉惠糖尿病與肥胖病患

唐獎今天公布第6屆生技醫藥獎得主,由發現GLP-1(7-37)為促胰島素因子的3名科學家獲得,他們的研究也促成新一代的抗糖尿病與抗肥胖藥物,嘉惠全球15億糖尿病、肥胖患者。

唐獎教育基金會今天上午舉行記者會,由生技醫藥獎召集人張文昌宣布,生技醫藥獎得主為美國科學家喬爾.哈本能(Joel F. Habener)、司維特蘭那.莫依索夫(Svetlana Mojsov)及丹麥科學家延斯.祖爾.霍斯特(Jens Juul Holst)3人共同獲得。

唐獎指出,當今全球80億人口中,高達5億人罹患糖尿病、近10億人口為肥胖患者;兩者衍生心血管疾病、腎臟、眼、足等併發症更造成個人與社會沉重的醫療負擔。在台灣,目前就有約200多萬糖尿病友,且每年以2萬5000名的速度持續增加;19歲以上成人過重及肥胖率加總超過5成。

幸運的是,基於GLP-1的療法,在近期已成為了治療肥胖和糖尿病重要藥物,在美國至少有13種這類藥物獲准用於治療糖尿病、肥胖。

中研院院士龔行健說明,第2型糖尿病就是胰島素製造與調節功能出問題造成,造成血糖居高不下,衍生腎臟、心血管等疾病。早在1930年代科學家就已提出,腸泌素可誘導胰島素釋放;50年後,這3名得獎者則發現,GLP-1(7-37)「類升糖素(月生)(月太)-1(7-37)」會促進胰臟釋放、製造胰島素,調控血糖。

這個新藥研發的故事始於1980年代初期。當時美國麻省總醫院的哈本能從(魚安)(魚康)魚身上選殖出升糖素前趨蛋白(preproglucagon)基因,發現其中包含升糖素和另1個序列。隨後他從實驗鼠身上選殖出相同基因,並證實其中含有升糖素和GLP-1、GLP-2兩個(月生)(月太)片段,而(魚安)(魚康)魚的序列就是GLP-1。

任職於麻省總醫院內分泌科、且為HHMI(月生)(月太)合成設施負責人的莫依索夫,則接著與哈本能合作表明了能誘導胰臟釋放胰島素的是由31個胺基酸的GLP-1(7-37),而非完整具有37個胺基酸的GLP-1(1-37)。這項重要的發現重新定義了人們長期追尋的腸泌素,進而引領將其應用於對抗糖尿病。

莫依索夫不僅成功合成GLP-1(7-37),更開發出許多實驗技術與方法,用以檢測胰臟中的不同GLP。此外也與哈本能等人在人體試驗中證明,GLP-1(7-37)在健康人和第2型糖尿病患者身上均有促胰島素作用。

遠在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的霍斯特,不僅也先後分離出了GLP-1(1-37)和GLP-1(7-36)、成功鑑定後者為活化型腸泌素,並闡明其生物學、生理學及其具治療潛力特徵,更積極投入藥物開發,並指出其可以抑制胃酸釋放、減緩胃排空,具有抗肥胖潛力。

目前已有至少13種GLP-1 RA(GLP-1受體促效劑)藥物經核准用於治療糖尿病、肥胖。龔行健指出,這是將基礎研究轉譯至製藥成功,並對人類健康產生重大影響的典範故事。這3名科學家的發現,為學、業界進一步研發奠定了基礎,共同開創基於GLP藥物治療糖尿病的時代,也為全世界帶來前景可期的重磅藥物。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