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風月同天」與「武漢加油」,吵這個蠻有意思

雁默/自由撰稿人

大陸作家韓晗一篇「為什麼別人會寫風月同天,而你只會喊武漢加油」,在抗疫作戰如火如荼,人們視野集中於恐懼,惡意與善意的訊息流裡,另外開了一扇窗,提醒世人注意文學修辭。

「在生死交關時還挑惕修辭,你在逗我嗎?」,這可能是大部分讀者看到文章標題的第一反應。「武漢加油」何罪之有?日本有文化,中國沒文化?一篇乍看不合時宜的時評,在抗疫戰爭的一個小角落,掀起一場意外的文化論戰,不能不說,在充斥數據與全無修辭的抗役訊息轟炸下,這小小的巷戰肉搏倒是有趣得多。

韓晗的立意並沒什麼錯,若說有什麼失察之處,應是把「武漢加油」這四個字當成箭靶。須知,當你對一個正能量採取攻擊態勢時,若不能將話說得更正面,就必然被歸為負能量陣營,負能量雖也是一個正常社會必須的存在,但論者得有此覺悟,否則這論戰的實質意義就不大。

「武漢加油」這四字有可能「輸」嗎?不可能,沒人能想像所有的媒體與網路訊息,都以「風月同天」取代「武漢加油」。因此韓晗選錯了箭靶,誤射了十幾億路人,不被嘲笑才奇怪。

不過,若這是韓晗刻意引戰以求文化關注,那就算是成功的 ; 壞事的,是龍應台。

龍應台為了呼應韓晗對當代大眾文化水平的「靈魂拷問」,將問題上綱上線到中國人「集體的心靈貧乏」,那就演歪了,大眾只好跟妳龍嬸糾纏個沒完沒了,壞了韓晗一鍋粥。

怎麼了這是?喊個「武漢加油」也能扯到中國人集體心靈貧乏,妳心靈豐盛,妳喊個大家都聽得懂的辭兒來聽聽?問題就出在這兒了,龍應台並沒有給出足以取代「武漢加油」的雞湯詞兒,以致同樣對中國大眾文化提升有所期待的文化人,也無法為韓晗的呼籲公開「加油」。

龍應台妳沒喊過「中華隊加油」嗎?

此外,韓晗批評大陸官方用語是保守修辭,這確實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只是,解題不宜用文學視角,而應以歷史視角切入。所謂官方用語,簡言之就是「口訣」,口訣在語言裡本就不需要注重修辭,口訣務求易懂好記。

大家都知道東方不敗練的「葵花寶典」吧,開卷第一頁就是一個口訣「欲練神功,引刀自宮」,這八個字即便押了韻,也是為了便於記誦,而不是為了美感。換言之,官方用語非關修辭,沒有保守與否的問題。事實上,大陸官方用語在台灣看來,非但不保守,往往還很「激越」,如韓晗列出的其中一句「切實抓好」。

「抓」這個字在台灣人看來確實很「札眼」,同樣的含義,「抓好」一詞台灣官方會用「掌握」。我想這才是韓晗論述的重心,一些看起來比較激烈的用語,能否調整得含蓄點?因為措辭決定語氣,激烈的措辭會突出官方的尖銳形象。

其實這是一個歷史問題,共產黨起家於庶民群體,宣傳務求俚俗生動,以區隔當時國民黨的權貴形象。君不見,國民黨的文宣八股生硬,至今如此。明乎此,以「時代性」訴求當代官方用語與時俱進,才有說服力,而不是以「文雅與否」作為論述支點。

以往中國文盲佔多數,俚俗生動的文宣有其必要,但現在教育普及了,官方用語要跟得上大眾當代的文化水平。或許從治理層面來看,這只是小問題,但從文化層面來看,這方面的改革才是可長可久的大問題。瘟疫會過去,但語言與官方形象的關係卻是長久的。

語言生硬,如何說好中國故事?

再者,大陸官方文宣以成語形式作為口訣,是一項文化傳統,當文化人對成語形式的官方用語進行批判時,批判的是傳統形式?還是內容措辭?兩者輕重有別。批評傳統形式,有拋棄傳統的風險,現在不是革命時代,不需要下如此重手。批評內容措辭,則需要羅列更符合當代感,以及官方形象訴求的「替代詞」。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