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霸道的哀求,三大美媒講理嗎?

雁默/自由撰稿人

3月24日,美國三大媒體(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出版人發表公開聲明,批評中國大陸驅逐上述媒體記者的決策。

他們說:

「我們強烈敦促(strongly urge)中國政府改變迫使我們新聞機構的美國工作人員離開中國的決定,並在更廣泛的層面上緩解此前對獨立新聞機構日益嚴厲的打擊,媒體是中美兩國政府外交爭端的附帶損害,在一個如此危急的時刻,這可能會讓世界無從獲得一些至關重要的信息。」

與上述強烈措辭頗違和的,卻是三大報近日對中國防疫有成的正面報導,而這些「中國正能量」的論調,在此前幾乎不見於此三大報。換言之,在霸氣聲明的表象下,三大美媒務求在保留自家顏面的姿態下,發點友善的報導,哀求中國收回成命。

需要強調的是,大陸官方此項政策,是回應美國官方對境內5家中媒的無理限制,官方對官方,政策對政策,所以確然是中美外交事件,而不僅是「官方針對他國媒體」的單挑。但是,這也不能算聲明中所言的「附帶損害」,因為此三大美媒對中美關係走向惡劣,也要擔負重要責任。

美國目前高漲的反中氛圍,肇因於政客的政治操弄,而媒體是幫兇,絕不是無辜的「附帶損害」。甚至,在「詆毀戰」的過程裡,三大美媒不僅火上澆油,有時還扮演點火者的角色。

各種議題上的惡意與偏見無法細說,單就疫情而言,當病毒肆虐中國時,三大美媒的反應並不是悲天憫人,而是落井下石。武漢封城,他們批評此舉是「極端政治」,「毛式社會控制」(Mao-Style Social Control),暢言「世界為獨裁統治付出代價」。

直到病毒在歐美蔓延,各西方國家也紛紛封城,鎖國,禁足人民,甚至要求輕症者待在家裡自癒,三大美媒可曾用相同標準,指控這些國家是極端政治,鐵腕治理,毛式社會控制?而這個時候,中國正在援助十數個國家抗疫。

當「華爾街日報」數落「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時,可曾想過這歷史詞彙對曾經受盡西方欺凌的中國人而言,是何等羞辱?這標題可不是只針對中國共產黨,而是針對所有中國人。

當「紐約時報」痛批中國驅逐美國記者是過河拆橋時,可曾自我檢討,拆橋的工人,不是別人,正是美國記者?

當三大美媒出版人聲明「能夠更自由地獲取有關彼此的新聞和信息,仍然對兩國有益」時,可曾對美國政府打壓境內中媒的政策,施以同樣力度的批判,為同行說句公道話?

如果你開家飯店,邀請記者免費入住體驗,然後記者成天宣傳房間小,供餐難吃,卻閉口不談住宿價格是同等級飯店的一半,餐食只是不合記者個人口味,你不快送走這記者不等於自虐嗎?

要求媒體絕對客觀或尊重不同文化,是不切實際的,畢竟媒體都有各自的政治立場與價值期許,但最起碼,不要雙重標準。極端,鐵碗,控制,這些詞彙的使用不能只針對政治體制上的異己,嚴以待人,寬以律己,更是不可取。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