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專欄】「亞洲北約」為何成不了局?

雁默/自由撰稿人

鑑於中美對抗態勢不斷升高,「新冷戰」的相關討論也趨頻繁,不過,就像「台灣牌」的定義不清不楚,一般對「新冷戰」的界定也有不同說法。

有人認為中美兩國的全方位鬥爭,就是「新冷戰」,因為它會將全世界都捲進選邊站的結果。也有人認為目前遠不到「新冷戰」的程度,因為幾乎全世界都不願選邊站。

只要有意願突破台灣媒體所遮蔽的天空,對國際新聞訊息稍加比對,即知世界的變化遠超過台灣人的認知。重點不在於我們如何界定這個新的時代,關於定義,是後世的工作,重點在於我們如何從歷史資料裡,找到自己在兩強衝突中「軟著陸」的最佳方案。

這是一個大題目,本文僅能先泛談與台灣切身相關的「亞洲北約」問題。

美日印澳,是美國想打下「亞洲北約」基礎的四國聯盟。其中除了印度之外,美日澳早就是聯盟,因此這個構想的新意在於納入「南亞強權」。美國想拉攏印度,確實是狠招,因為「龍象之爭」遲早白熱化,現下只要添點柴火,就會讓中國陷入麻煩。

印度現狀

不過,我們對印度應要有一點基礎認識;其一: 印度是一個內部發展高度不均的國度,比中國內部的落差更大。其二: 印度在經濟上能成為金磚四國,很大程度上有賴於與中國的和平相處。其三,相對於中國,印度有「宗教困擾」,階級固化,與教育不夠普及的問題。其四: 印度自視甚高,認定自己是大國,有時不免高估自己的份量,也不喜歡作為任何國家的附庸。其五,民族主義高張,比中國猶有過之,但政府維穩能力卻不如中國。

簡言之,想作為一個強權,印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卻表現得迫不及待。在這種態勢下,美國想搧風點火,惡化龍象矛盾,對印度而言是走回頭路,並不符合國家長遠利益。不過我們也知道,短視,服從於情緒的力量,在各國內部都有,如果政治體制不足以化解分歧,亦缺乏強人領袖,內部動盪就是不可避免的。

事實上莫迪政府心知不能與中國關係搞太僵,但疫情與民粹逼著他挺而走險,印度的色厲內荏便表現在「部分」民間抗中熱度與政府態度的高度落差上。

自傲的民族性與殖民歷史教訓,讓印度不願像日本一般作為美國馬前卒,與俄羅斯關係友好便是顯例。但也不會放過美國低姿態求親的時代機遇,有限度在軍事上與美國合作,便是與中國討價還價的最佳策略。

重點只在於印度乃至於東亞各國的利益,與美國利益整不整齊而已。

東亞環境

北約能成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當時歐洲處於戰後疲弱狀態,無力抵禦俄羅斯,美國在安全防務上參一腳自然受到歡迎。
  • 新聞關鍵字: 習近平川普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