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民若請求國賠 市府應協議先行

災民若請求國賠 市府應協議先行

災民若請求國賠 市府應協議先行

【今傳媒/記者李祖東報導】

「城中城」大火造成46 人死亡、43人受傷慘劇,不僅是25 年來全台傷亡最慘重的大火,同時也是高雄有史以來最慘烈的火勢。而其責任歸屬也延燒至消防局長和工務局長下台,以及懲處13名公務人員。這其中公務人員是否因怠於執行職務,災民能否可循法律途徑提出國賠救濟?高雄市議會於今(4)日召開「城中城大火之國家賠償救濟程序」公聽會,與會人士認為在災民提出國賠時,市府應該採取協議先行,展現解決問題的誠意。

主持人陳麗娜議員表示,市府自108 年起就到當地做消防安檢,但因當地是私人財產,又不符合相關法規要求,所以在被柵欄阻隔、不得其門而入後,便悻悻然離去,最近一次安檢更是火災前的10 月12 日,市府認為在大樓安檢上公權力無法介入,然而內政部於85年9月25日便公告「建築物公共安全檢查簽證及申請辦法」,再交由地方政府施行,但高雄市政府卻未做到,市府該負的責任應該釐清,若因高雄市公務員廢弛職務,導致高雄人民生命財產受到損害,那麼災民是否有尋求國賠的可能。

金石國際法律事務所林石猛所長表示,此案就外觀上容易判斷不作為有責任,災民兩年內可以提出國賠,他強調拿到善款與國賠是兩碼事,有拿到保險給付也不能減少行政單位應該有的賠償責任,不過他也提醒,應保留數百萬到千萬的善款作為打官司之用。

國立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教授廖銘義針對市府的調查報告提出,如果當初工務局和消防局對於城中城加強開罰就可以避免的質疑?他認為此案發生的因果關係與公務人員屬於間接關係。倒是執政者為了擺脫政治責任,推向公務人員的不作為。至於管委會的強制設置,涉及全國性的規定,他認為對於沒有能力成立管委會的大樓應該予以協助,而非強調懲罰。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共同教育委員會教授兼院長劉維群認為,懲處公務人員不是唯一的方式,若災民提出國賠,市府應尊重他們表達的空間,若市府願意提出協議,同時也運用善款來協助災民,民眾也能感受到政府在善後處理的誠意。

高雄市立空中大學法政學系講師張宗隆律師提到,消防署於96年發布消防法第2條各類場所管理權人樣態,有提到管理權人可能為建築物之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即便沒有成立管委會市府仍有可以執行安檢的對象,況且管委會成立與否跟權責機關要不要執行安檢無關。

嘉南藥理大學教授余元傑認為,城中城的行政調查報告顯示市府有疏失,若提出國賠訴訟,那麼應先與災民進行協議,他建議法制局協助災民提出國賠。他更以氣爆為例,反對代位求償的作法。也認為社會局進行弱勢者訪視時,看到居住環境有公共安全上的危害,盼主動連絡相關單位,或許可以未來減少災害的發生。

國立屏東大學教育行政研究所副教授李銘義直言,市府政務官完美切割,將責任甩鍋給公務人員,政治責任未檢討,市長和副市長未被究責,而調查報告懲處多位公務人員也顯示出公務人員怠於執行職務,若災民提出國賠,市府應該主動與災民和解,不該採行訴訟程序。

黃香菽議員也表示,若災民提出國賠市府應協議先行,讓災民感受到市府願意解決問題的誠意。未來針對老舊建築和經濟弱勢其公共安全等問題,工務局和消防局要更有作為。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