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易仲:立法者怠惰是更多悲劇的起點

鍾易仲:立法者怠惰是更多悲劇的起點

【記者李祖東/高雄報導】還記得兩年前一家4口在愛河邊過馬路,慘遭無照酒駕累犯撞成媽媽死亡,爸爸和2個女兒重傷,1死3傷的家庭悲劇?事發兩年,被害人林爸爸只拿到1張債權憑證,不但沒拿到任何加害者賠償,還要自己拿出100多萬律師費打官司,再加上照顧女兒的壓力,日子過得艱難,但他堅定而勇敢。

林爸爸一家住鳳山,他跟我說,民事求償的問題會自己承擔,但他最在意的是推動酒駕修法,酒駕累犯的刑責必須提高,累犯酒駕致死行為應以不確定殺人罪論處,否則只會有更多的悲劇發生。林爸爸曾經把這樣的主張向選區立委許智傑提出,然而許立委只是把意見轉給相關單位,相關單位則回覆窒礙難行的理由。

立法怠惰兩年間,沒有加重刑罰的嚇阻,酒駕累犯新聞一再發生,不同的只是悲劇的大或小而已。

酒駕累犯曾因酒駕而被判刑,絕對知道法律規定和酒駕可能造成的傷害,那麼在堅持酒駕的那一刻,是不是就有了殺人或傷害的「犯意」?對這樣酒駕累犯加重刑罰,當然有討論空間。

如果我當立委,不會冷血,我會感同身受地處理人民身上發生的苦難,該修的法就趕快修,不會只顧著上電視,卻忘了做事。

鍾易仲:立法者怠惰是更多悲劇的起點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