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產品、高價值、主控權!日本超商漲價3招 拉高營業額

新產品、高價值、主控權!日本超商漲價3招 拉高營業額

對許多食品餐飲產業的業者來說,在20年疫情爆發後,市場的既有規則被翻轉了一圈,業者們均需要做大幅的營運調整,才可勉強度過這漫長的疫情寒冬。而在疫苗施打率提升後的21年年底,就在食品餐飲產業開始感覺到消費者又開始活絡之際,沒想到新一波的成本巨浪已開始默默的推進灘頭,影響到食品餐飲產業接下來的動向跟佈局。

我們可以試著從為數眾多的日本食品製造業之動向,來看日本業者們在成本變化,以及價格對應上,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借鏡參考,模擬對策的地方。

日本美乃滋8年來首次調漲

剛剛說到成本巨浪,到底這次的成本變化規模有多大?

首先讓我們看一下日本食用油業者的狀況,大部分的食品業者在調價的時候,都會考慮到要調價就要一調就到位,因為調價多少會影響到消費者的購買意願,所以調價都會一次到位,並且會用年單位來做價格的調整週期。而很不尋常的,日本的食用油業者在21年的價格調漲次數,居然罕見的往上調整了4次。而下游的美乃滋等業者,也因爲美乃滋大約有7成原料是來自食用油相關產品,這個來自上游的原料變動壓力,也讓日本美乃滋業者進行了過去8年來的第一次調漲。

為何多年沒調整的日本食品業者會在此刻有大動作?為何業者們會冒著消費者流失的風險,一年數次調價?到底這些業者們看到了什麼?

成本上漲、消費回升、極端氣候!業者需長期備戰

日本業者會在調漲上如此積極,應該是看到下列幾項沉重並且會持續的市場徵兆

這次的成本變動,不只來自單一成品原料成本的因素而已,還來自不同的供應鏈端,原料端不用說,不少原料都漲價了,而再往下遊看,負責運送原料的海運物流等,也一直在提高報價,而原料到工廠之後,因為少子化以及疫情影響到缺工,必須支付更多的單位成本來獲取勞動服務,變成成品之後的包裝材料也紛紛調價,少見的上下游集體調整的狀況下,也推升了業者調價的動機。

也因為看到消費市場開始回溫,業者們紛紛加緊馬力,想在不知會維持多久的市場復甦期,把疫情期間所失去的營業額補回來。不過當業者們想補貨衝刺業績,狂下原物料訂單的時候,由於工廠的產能有限,所以在需求高過共計的狀況下,也容易讓原物料的價格攀升,而且在加上年節氣氛,高需求持續期不短,也讓業者對原料成本回檔不樂觀。

而天氣也不是很幫忙,最基礎的農產品,小麥,黃豆等,也在氣候激烈變化的影響下推升了售價。北美是黃豆跟小麥的產區,美國跟加拿大每年都供應市場不少數量的黃豆以及小麥,但之前北美的氣候熱浪影響了北美大陸,連在更北邊的加拿大還創下了紀錄以來的49.6度的高溫,這些高溫都會間接影響之後的生產,或是市場信心,增加不少拉升價格的題材,並且天氣是完全不可控的外因,不預抓風險成本都很難。

再來,也有新興國崛起的消費力。每個國家的採購數量,也跟國民的消費力,生活水準息息相關。以亞洲來說,過去日本因為所得高,所以在跨國採購的時候,比較少遇到能跟日本做競爭價格,或是競爭數量的亞洲其他國家。但自從開發中國家紛紛崛起後,需求也帶動這些國家的採購能力,並且這些國家的人口成長率大多都大於日本,在其他國家採購價格跟數量上都比以前條件跟好下,日本要發揮過去的採購影響力,不提高採購價格,很難再買到跟之前一樣的產品。

日式漲價從新產品、高價值、推自有品牌開始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