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威士忌市場售價超乎想像!憑什麼1支酒價值高達4800萬?

高端威士忌市場售價超乎想像!憑什麼1支酒價值高達4800萬?

酩帝過去有兩個「最」,第一個是將酒廠歷史回溯到1753年,號稱美國最古老的蒸餾廠,第二個是2013年推出的「Celebration Sour Mash」,不是號稱,而是真正美國有史以來最貴的一款波本─牌價4,000美元/瓶,實際售價介於3,690 ∼5,000美元/瓶之間。這支酒調和了數桶熟陳20年,以及少數30年的波本威士忌,手工裝瓶,瓶身上以18K金鐫刻品牌名稱,使用精心打造的紅木盒包裝,確實異常華美。

Celebration Sour Mash 持續坐穩「最貴」的封號,2016年的裝瓶定價為5,000美元/瓶,裝瓶數為256瓶,威士忌的熟陳年齡則接近33年。

不過來到2021年,美威價格的漲幅跟隨著國際威士忌市場行情而大幅攀升,酒齡僅僅20年的「Eagle Rare Kentucky Straight Bourbon」,其市場行情可能已經超越2萬美金,把Celebration Sour Mash 的價格排名擠落到第4。

近年來威士忌成藝術投資品,拍賣售價超乎想像

事實上,以老酒的國際拍賣行情來講,美威的售價尚稱親民。2019年台北羅芙奧(Ravenel)春季拍賣,山崎50年第一版以約新台幣1,351萬元落錘,驚破所有人的預期;2020年山崎55年在香港邦瀚斯拍出620萬港幣,約合新台幣2,250萬元,再度刷新日本威士忌的拍賣紀錄。

不過這些都不算最貴,2019年年底在佳士得拍賣會上,出現了全球僅此1瓶的麥卡倫60年藝術家手繪瓶身版,1926年蒸餾,最終以120萬英鎊的價錢成交,約合新台幣4,800萬,才真正超乎我們升斗小民的想像。

拍賣品的稀有性讓成交價似乎毫無上限,拍賣場需藉由嚴密的驗證措施來確保拍賣品的真實性,其拍賣價格早已脫離飲用價值,進而躍升為藝術投資商品。

可是對於高訂價的飲用酒款,消費者對內容物應該有十分權利去質疑what、when、where 以及how;裝瓶者也應該有義務回答,只是通常得到的答案是「業務機密」,不禁讓人懷疑,是否回答後會破壞酒廠的訂價策略?尤其是部分並非自行蒸餾生產的酒款,如Celebration Sour Mash,由於使用的原酒來自他廠,假若背景資料曝光,消費者是否可購買同一間酒廠製作、價格更為低廉的裝瓶?

高訂價酒款的釀酒廠──Pappy Van Winkle

朱利安.凡溫克三世(Julian Van Winkle III)於1990年代,取得史迪佐-韋勒和Old Boone酒廠製作的原酒,以祖父之名創造了Pappy Van Winkle 品牌。當原酒存量不足,凡溫克三世與野牛仙蹤酒廠簽訂契約,依據原始配方盡可能製作相同的原酒繼續裝瓶。只不過當時產業剛剛從谷底爬起,消費者對高酒齡的裝瓶興趣不大,50 ∼ 70美元/瓶的售價缺乏吸引力,因此大部分的酒放在不顯眼的貨架下方積灰塵。

1996年是轉捩點,某個芝加哥的業務代表將一支20年酒送到Beverage Tasting Institute進行評分,結果得到99/100,是波本威士忌有史以來的最高分。而後隨著美威進入21世紀以後的興盛,Pappy Van Winkle的評價越來越高,酒款搖身一變,於2011年的《Fortune》雜誌中被譽為「終極膜拜逸品」(ultimate cult brand)。

登上雜誌與電視節目,使Pappy Van Winkle在近10年爆紅

已逝的知名大廚安東尼.波登在2012年的電視節目《The Layover with Anthony Bourdain》中,點了一杯20年波本加冰塊,然後告訴觀眾:「我絕對不會透露這杯美妙的波本是什麼,因為外面有太多sons of bitches會瘋狂的搶買!」而後還在Twitter上提到他正考慮把Pappy刺青在身上,全美就此炸鍋!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