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廠夾殺下的生存術 元初豆坊如何靠真正手作的豆漿 站穩全聯的貨架上!

大廠夾殺下的生存術 元初豆坊如何靠真正手作的豆漿 站穩全聯的貨架上!

採訪⋅撰文=李依文

踏進全聯福利中心,心想著選購一瓶豆漿而走進開放式冷藏貨架區域,迎來陣陣涼風之下視線遊走在義美、光泉等不令人感到意外的食品大廠時,目光內突然出現帶著些許突兀、背景怎麼看都不合群的獨立品牌「元初豆坊」,第一眼不禁對品牌名感到無比陌生,看向標價還以為是眼花,怎麼可能價格高出大廠3~4倍?

元初豆坊在2021年1月以品項「無糖豆乳」在全聯通路正式上架,首月銷售量1500瓶,但成績並不是特別亮眼,「陌生品牌,確實是需要時間被認識。」元初豆坊(我饗國際餐飲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蔡明儒樂觀地說,對他來說能與義美、光泉等大品牌間有競爭機會更是難得,「我們是要想辦法撐在那裡!」比起大廠資源雄厚能有較大的虧損空間,元初豆坊不只要與其競爭,能夠存活下來才是重點。

元初豆坊究竟是誰?既沒有價格優勢,也沒有雄厚品牌背景,究竟憑啥與知名食品大廠彼肩競爭?

「我是元初豆坊的老闆明儒......。」這是點開元初豆坊官網時,最常看見的文案開頭。這句話正如同蔡明儒帶領品牌,一路以來即使磕碰不少卻沒有因此放棄,且處處親力親為「只有我自己真正清楚品牌想要的是什麼。」他說。即使在旁人眼裡看來,沒有系統規模、雄厚資源的元初豆坊能走到今天,憑藉的是一股傻勁,他卻能自信的說:「2022年,元初豆坊才正式踏上起跑線,準備好要全力衝刺。」

大廠夾殺下的生存術 元初豆坊如何靠真正手作的豆漿 站穩全聯的貨架上!

元初豆坊創辦人蔡明儒從餐飲業踏入,最終在通路上販售經驗上驗證唯有成為食品商思維,才能取得成功。(張偉明攝)

蔡明儒:我為了豆漿,賭上人生

「我為了豆漿,賭上人生。」看似浮誇沈重帶著些許戲劇化,實際上卻一點也不的一句話,是蔡明儒被問到元初豆坊之於他有什麼含義時,沈默3秒後的回答。

2012年,年僅28歲且毫無餐飲背景的蔡明儒,對餐飲界滿懷憧憬,在台北市木柵巷弄間開了家餐廳「Here Caffe」,除了餐點、在飲料的選擇上,從自己有乳糖不耐症的困擾作發想,試想利用豆漿來取代牛奶的使用,「哇,真的用下去,喝起來才發現真的不是很好喝。」他語帶幽默笑著搖頭,這同時也是他投身豆漿產業的開頭。現有市售的豆漿品質要作為茶飲基底,不僅沒有牛乳的香氣,口感過稀更是主要原因,「我要賣,就是要自己也覺得好喝。」如此簡單直率的理由,也讓他就此踏上研發的道路,為了製作出心目中完美的豆漿, 前後耗盡一年的時間與豆漿工廠來回測試,最終才有了口感濃郁、質地醇厚的豆漿誕生。

同年,蔡明儒選擇同時開設政大店與微風松高店,並創立「元初豆坊」的茶飲品牌,希望以「豆奶茶」打開茶飲市場全新的路,在當時也確實造成了不小的討論,不管是媒體報導或是海外爭相加盟的詢問等現象,都在預示著一切將踏上成功。然而好景卻不長,風光開店的第一季後,合作的豆漿工廠突然決定要停止經營,沒了核心靈魂的濃郁豆漿,哪裡還有「元初豆坊」存在的價值,即使當時在市售豆漿作救急原料,顧客卻不買單,店面營業慘淡只能雙雙黯然收場。

蔡明儒迎來人生低潮,不僅面臨嚴重虧損,員工甚至連上班的地點都要退居到圖書館「我真的是有覺得,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麼。」對自己產生了巨大的懷疑,但要這樣退出他卻不甘心。在這場失敗中,他看見元初豆坊擁有的豆漿品質,在市場上淺嚐到成功滋味,單憑這點,就足以支撐他繼續品牌之路。

電商營收差卻意外成行銷亮點,促成統一、全聯合作契機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