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農教育也能開啟台灣飲食元行銷時代?

食農教育也能開啟台灣飲食元行銷時代?

國內近年來因為食安問題、出口農產品不穩定性提升,以及飲食文化在地化等影響因素,也直接催生《食農教育法》正式通過,雖然也有越來越多的學校、非營利組織、地方政府及企業開始關注,但仍然對於食農教育的方向,和自身組織的連接相對不了解。從消費者端來說,食農教育應該是一種全民議題,但是如何透過中間的傳播管道,來更清楚瞭解食農教育的面貌,就是一大挑戰。

華文的飲食生活本就存在食農 透過立法更鞏固教育的重要

在我們小的時候,常常聽到長輩說要吃「原型食物」,而在華文化的飲食中,跟著24節氣對應季節氣候的變化,來選擇當季和在地的食物,更是許多人的養生之道。立法院經由三讀通過,讓大家其實早已而熟能詳的食農教育,有了正式的法源依據和預算,而當中包含「支持認同在地農業、培養均衡飲食觀念、珍惜食物減少浪費、傳承與創新飲食文化、深化飲食連結農業、地產地消永續農業」等六大核心目標。

其實過去在國內的農業行銷與餐飲文化的溝通,一直有不少生產者及品牌經營者,想要投入食農教育的支持行列,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著手,以及能夠創造出經濟的價值效益,若是沒有足夠的資源投入,要單靠農民個人或是非營利組織來推動,是相當辛苦的事情。

尤其是食農教育的關鍵在於「教育」,不但要有足夠的合適空間場域來做體驗,更需要消費者願意主動參與,就像因為疫情期間大家希望,能到戶外從事休閒活動,而休閒農場突然爆紅,但若是只停留在當下的休憩娛樂,等大家回到了家中,還是沒有延續對於休農農場的記憶點,也沒有體會當中的食農教育,對於日常生活飲食習慣重要性的認知。

食農教育不該只是農民義務 更是國民義務

在整體的食農教育環節中,不光是農民應該清楚自己的農、畜牧、漁等產品,什麼是好的生產方式及過程,對於整體國民來說,對於自己國內的農業生產、加工、友善生產育養及畜牧及動物福利,若是能認識得更清楚,也就更願意支持在地的農產品。

特別在我們因為疫情的影響後,更願意選擇在家做菜時,其實也同時對於自己購買的食材,是不是能吃得安心、是否在地生產並且符合當令季節,或是生產的過程是否對環境友善,都會較以往更為在意,原因就是希望自己和家人不但能吃得健康,也能讓這片土地更好。

事實上已經越來越地的城市鄉鎮、中小學校、非營利組織及農民開始投入食農教育的推動,針對減少食物浪費及剩食,以及認識在地的農業場域及產品,而當許多原本就是從事食品相關的餐飲服務業,以及希望能返鄉投身農業的青年,也持續地運用創新的思維,是從體驗的內容與設計出發,不論是讓遊客、學生了解能農產品的生長過程外,也教導食物烹調的過程,以及教導背後的文化意義。

讓食物的角色從飽腹這件事透過「元行銷」轉向更高的經濟與社會價值

就像從稻米收割到端上餐桌,或是認識在地的咖啡特色到自己學習沖泡,甚至是跟著原住民族的朋友一起上山採集食材後,再一起參與慶典與饗宴,都能夠讓年輕一代進入食農教育的正面影響環境中。

在「元行銷」的時代,當消費者、行銷者及創新思維開始產生連結之後,就會有更多人願意投入永續農業的行列,消費者也更願意付出對應的代價,來購買食材甚至是體驗的旅遊行程,這時才能彰顯出食農教育更高的經濟及社會價值。

因此我從「生產者」及「消費者」歸納出6個重要的認知關鍵問題。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