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文化大人:面對過去的傷痛

第三文化大人:面對過去的傷痛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Dr. Phoebe





「祂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聖經)

很多時候第三文化小孩在成長的過程中(不知道第三文化小孩是甚麼地請先看這篇文章:既精彩又寂寞的第三文化小孩),不見得會針對這方面的議題得到太多的幫助,這也導致許多第三文化小孩童年或年幼時所受到的傷害比其他人更容易被忽視和最小化,讓他們備感孤立和格格不入。我就曾經聽過紐約時報關於第三文化小孩的專題Podcast報導,其中一名黑人講者Q提到,她在國小時從歐洲搬來美國,當時課堂上正好講到美國的種族議題,老師問班上同學,是否曾經有因為膚色被排擠、被調侃、被拒絕、被另眼看待?有的請坐下。全班的黑人小孩幾乎同時間一起坐下,唯獨Q站著,只因為她在這之前所住的歐洲城市相當多元,沒有讓她有類似的經歷。但班上同學卻說,

「你是黑人!你該坐下!」

也是在這個時候,Q感到格格不入,也理解,眼前這群黑皮膚的同學或許和她膚色相同,但文化上卻近乎截然相反。Q說道,她到一直長大成人都沒有融入美國黑人的圈子當中。

很多時候,第三文化小孩一直長大成人之後(稱之為第三文化大人Adult Third Culture Kids,簡稱ATCK),才領悟到自己從小到大有許多因著文化差異所帶來的傷害或經歷,並且持續地影響自己。於是《Third Culture Kids》這本書中特別開了一個篇章來深聊,講述第三文化大人如何得以面對過去,成為更加健康的自己,我覺得這些要點不只針對第三文化大人,甚至在面對任何過去的傷害都非常受用,決定整理分享出來:

承認自己是第三文化小孩:坦承自己不完全隸屬於某個國家種族階級得以帶來很大的自由,也讓我們免於對自己貼標籤,覺得我們應該努力更加向現在的居住國家來看齊或融入的事實。
檢視自己的行為模式:書中說有些ATCK因為孩童時常常搬家,長大成年後不敢和他人太過親密、又或者是以我自己為例,初中時來美國努力想要在一個新的環境中生存下來,導致於我二十多年以來不斷的覺得自己做所有努力都還不夠,即便我已經在美國落地生根。
坦誠面對自己的恐懼:很多人不太願意回顧自身不光彩的經歷,只因為那回憶實在是太痛苦或不堪。但其實這樣的恐懼是正常的,若不去克服,會讓我們不停地在不健康的行為模式中走不出來。
坦承面對自己的失去:很多時候,身為第三文化小孩失去的部分比你想像中的多更多,我舉幾個例子來分享:搬到新的國家時剛好面臨長輩的驟逝,無法回家參加喪禮,失去了好好道別的機會;因為住校而遇到的霸凌或性侵害案例,失去了純真和對這世界的信任;因為搬家而失去那些辛苦得到的友情和親情,以及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再見到他們的事實等等。這些失去無論大小,都必須好好的面對和療傷,在重新檢視失去的過程中,很多時候也可能會讓我們感到憤怒,甚至想要怪罪特定人士。切記這是一個過程,很多時候必須經歷憤怒或難過這個階段,才能夠走到接納和充滿希望的地點。如果過程太痛苦,也可以尋找諮商師的協助。
坦承面對創傷:我們常常對於傷痛的定義,是如果沒有殺人放火、姦淫擄掠、所導致的傷痛就不算是真的傷痛,但卻也這樣導致於我們常常忽視或隱藏心中的創傷,面對特定議題也特別容易暴怒生氣。很多時候傷害我們的人並不全然是蓄意的傷害,比如父母可能覺得孩子的學業最重要而送他出國住校,卻讓孩子心裡覺得被拋棄或感覺自己不重要。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