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信箱:聊母校NYU談如何面對求學高壓力

粉絲信箱:聊母校NYU談如何面對求學高壓力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Dr. Phoebe

粉絲提問:妳好,我是一個牙醫學生,想知道妳是怎麼處理工作上的壓力跟讀書時候的壓力。

親愛的未來牙醫V你好,

先來和你分享一下我的就學經驗。NYU牙醫據說是全NYU學院裡最賺錢的部門。如果說醫學院學生跟在主治和實習醫師後面聊聊case談談天即可,牙醫系學生則直接替學校看診賺錢。學校邊收學費邊收病人的錢賺好賺滿。若說成績單把基本牙套、鑽牙、根管等項目都完成後,只拿到個及格邊緣的C,想提升成績?那麼請多替學校賺錢,賺多些能提升到B,賺更多一點才能拿A(這項政策後來遭受抨擊而改成類似的點數制度)。

但是NYU牙醫系對我來說,是個學費比天高,讓我元氣大傷,把尊嚴全都被踩在腳底下的地方。那感覺像是不會游泳的小孩被丟到游泳池裡載浮載沉的錯愕感,也是我生理、心理都最不健康的時間,我常與緊張焦慮為伍,睡不好更常生病和胃痛。身為學生,感覺就像是容易被取代,不受重視,一天到晚擔心畢不了業的小螺絲釘。畢竟對學校來說你畢不畢業(只要人數不是太多)他們沒差,留級一年還有多一年的學費可以拿,我其中一名友人還真的因為0.7分之差被當一科,被迫重念一整年。

人在面對巨大壓力下都會衍生出生存法則,有人憤世嫉俗或髒話連篇來發洩、有人兇猛的喝酒開趴來逃避、有人壓抑自己默默念書,而我的生存法則,就是學會委曲求全,事事道歉、看人臉色,和屈意奉承,尤其是當你畢業的生死大權操之在這些人手裡的時候。我學會避開無謂的反抗,因為抗議只是浪費時間。與其花時間去抗議不公平的系統,我寧可陪笑臉度過教授的謾罵,好花時間去多念一些書。

大部分的同學都跟我一樣,忙著吸收和學習。當時我們的生活常常是看一整天的病人,傍晚花時間鑽牙到晚上九點關門時,再去圖書館念書到半夜,第二天早上繼續重複一次。當時的我追求心理健康或平衡生活的本錢通通沒有,偶爾為之的調劑是慢跑一英里到East River,不然其他時候我沒運動、沒旅行、沒閱讀、也沒寫作,每天就是努力追著課業跑,別無其他。

親愛的V,我想告訴你,牙醫系的課程是暫時的。無論四年(或你們的七年),大部分的人都會順利畢業。你的人生不會永遠在壓力鍋裡。乍看之下當時是我人生中壓力最大的四年,也曾為此對母校感到忿忿不平。但是現在回頭看,NYU殘酷訓練的背後,教會我這個社會的遣規則,比如說,讓你載浮載陳的背後,是教導我這世上沒人有義務牽著我的手告訴我該向左或向;向錢看的教導提醒我殘酷的牙醫生態,保險和病人是你的主子,沒能搞定錢的牙醫無法好好存活;大幅的壓力和考試教會我要謙卑,面對專業上永遠都有需要精進學習的地方。

這個社會在看待專業訓練時,往往覺得理所當然。但其實在專業抬頭的背後,必須堆砌著許多的犧牲、淚水、和汗水。我指的犧牲不只是學費,而是比如愛情(題外話,來唸NYU的新生有75%以上的戀情都會在畢業前分手不是沒有原因的,剩下的則會直接步入禮堂,詳情請看遠距離戀愛行不行)、親情友情(比如為了求學必須離開家裡到遙遠的地方,鑽牙的時間都來不及了更何況是陪朋友玩耍等,在衝刺學業的這幾年也正放棄和其他人建立感情的機會)、自尊與驕傲(雖說這過程是為了讓你能歸零好吸收專業知識,但是也可能會導致你在未來懷疑自己的能力和決定)。

如果說為了一定的目標而必須經過這段高壓痛苦的過程,那麼以下是我個人整理出來的幾個小建議: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