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張愛玲100》之十五

蔡詩萍/《張愛玲100》之十五
〈張愛玲嫁了兩個壞丈夫(四)胡蘭成〉

「他天天來。」張愛玲晚年仍然這麼寫著。顯然,也這麼回想吧!

很多張迷,因為她與胡蘭成有過一段,顯得焦慮。總想,替偶像找個託辭。但張愛玲在《小團圓》裡,替所有張迷,解了困。

她在書尾,寫她做了個夢。小時候看過的好萊塢電影。

俗艷的風景明信片一般的風景,「青山上紅棕色的小木屋,映著碧藍的天,陽光下滿地樹影搖晃著,有好幾個小孩在松林中出沒,都是她的。之雍(即胡蘭成)出現了,微笑把她往木屋裡拉。非常可笑,她忽然羞澀起來,兩人手臂拉成一直線,就在這時候醒了。二十年前的影片,十年前的人。她醒來快樂了很久很久。」

天啊,這段文字,豈不是替弗洛依德做了最好的夢的解析?!

唯有,始終在心底,惦記著一些些什麼的初戀往事的人,才最理解,這其中的千山萬水,無限糾葛!

胡蘭成絕對是「渣男」!胡蘭成也是「漢奸」!但,那與他跟張愛玲之間的今生今世,可以完全沒有關聯。

孤島上海。張愛玲如奇葩一般,躍然登場。她是渴望愛情的。一般男子,她接觸不算少,但中意的,不多。沒有文采,她不愛。沒有相貌,她不愛。有文采有相貌,但沒有相遇的機緣,她也不可能愛!

胡蘭成欣賞她,在未見到她本人之前,透過文字欣賞她。還為她寫了書評。張愛玲的讀者,應該記得的。

她在《傳奇》的再版自序裡,這麼期許自己的書,陳列在書攤上,「給報攤子上開一扇夜藍的小窗戶,人們可以在窗口看月亮,看熱鬧。」

而有名的「出名要趁早,來得太晚,快樂也沒那麼快樂了。」便是出自這篇再版序。

你可以合理的揣測,初成名的張愛玲,既然這麼期待讀者透過她開的窗,看熱鬧,這時,來了個相貌堂堂,才華洋溢的輕熟男胡蘭成,輕叩她的窗牖,向她唱起如夜鷹一般的小夜曲,以張愛玲獨特的個性,她,會不開窗,不開門嗎?

當然,胡蘭成第一次去敲張愛玲的門,是碰了閉門羹。但,張愛玲的心門,卻已經是打算「蓬門今始為君開」了!

愛情,是沒什麼道理的。

羅密歐與茱麗葉,在莎翁筆下,一場盲戀,走向悲劇。兩人在清楚各自的家世,明白愛情是毫無可能時,他們若跟我們一般世俗男女一樣,接受命運安排,那還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愛情傳奇呢?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