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張愛玲100》之十七

蔡詩萍/《張愛玲100》之十七

〈張愛玲嫁了兩個壞丈夫(六)胡蘭成〉

「他天天來。」來了,兩人可以聊什麼呢?

以前,我們多半透過胡蘭成的《今生今世》,來了解張愛玲與胡蘭成的互動。很多張迷,難以接受。或者認為,胡蘭成有藉此拉抬自己身價之嫌。

可是,當張愛玲的《小團圓》出土後,可以確證胡蘭成雖不無美化自己的嫌疑,但大致上,所言不虛。

甚至,張愛玲還印證更多當年的親密。胡蘭成很用心的評論了他當時所讀的張愛玲。

《金鎖記》、《花凋》、《沉香屑》、《傾城之戀》、《年輕的時候》、《封鎖》、《連環套》等等,那時期,張愛玲的小說,他都認真讀了。且寫下自己的評論意見。

胡蘭成還用心讀張愛玲的散文。〈到底是上海人〉、〈公寓生活記趣〉、〈論寫作〉,他也寫了讀後心得。胡蘭成不止讀張愛玲的文與字。胡蘭成還讀張愛玲這個女子。

他說「張愛玲的頂天立地,世界都要起六種震動。」

他說「她的神情,是小女孩放學回家,路上一人獨行,肚裡在想什麼心事,遇見小學同學叫她,她亦不理,她臉上的那種正經樣子。」

他說「她的亦不是生命力強,亦不是魅惑力,但我覺得面前都是她的人。」

他說「我連不以為她是美的,竟是並不喜歡她,還只只怕傷害她,美是個觀念,必定如何如何,連對美的喜歡亦有定型的感情,必定如何如何,張愛玲卻把我的這些全打翻了。」

他說「當時以為很懂得了什麼叫驚艷,遇到真事,卻豔亦不是那豔法,驚亦不是那驚法。」

我們這樣假想一幅畫面吧。

聰明,冷眼看旁人的張愛玲,讀了胡蘭成的文章。不錯,有魯迅筆鋒。她說。這可是多大的回饋啊~

魯迅文壇一代祭酒。文章先讀了。後來,人來了。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