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失婚母親遇上失婚父親

賴祥蔚/失婚母親遇上失婚父親

淡水河的上游是新店溪。新店溪匯聚了山上的天降甘霖,經過千轉百迴的青翠山谷,一路而下。到了山腳,先過灣潭,再入碧潭。從碧潭開始,地勢已平,聚合了大漢溪後便由淡水河接替,直至入海。

碧潭的青山綠水是台灣風景的一絕,溪水的寬度不算太廣闊,但是據說溪水深不可測。擺渡的船老大曾經煞有其事、比手畫腳說著,有個人拿起長長的竹篙往下探,怎麼也探不著底,這個人不死心,又把三根竹篙前後相銜綁在一起,再一次往下探,結果仍舊碰不到底。碧潭到底有多深,委實難以想像。當地人說,就是因為溪水流到這裡,驚人的深度連天光都透不了,因此才會洋溢著一片綠油油的青碧,彷彿水上、水下各有無盡森林。碧潭由此得名。

走過碧潭吊橋,再往裡有個渡口。搭船橫越溪水,徐行上坡,迎面而來的是一大片青翠搖曳的高聳竹林。通體碧綠的修長綠竹夾著一條小徑,一路引向不知名的深處。

走在竹林中的小徑上,竹葉摩娑,細訴心語,交織而成的濃密竹蔭,貪心地遮去了整片藍天,因此即使盛暑來到這裡,也會忘卻烈日當空,只剩下通體舒暢的清涼愜意。

出了竹林,眼前出現滿目金黃的稻田,看起來彷彿是個三面環山的小盆地,兩側山腳下還稀稀疏疏散布著幾戶種田人家。

走上一道平凡山路,向著前面的農家而去,不久有座小廟,從此處左轉直行幾十丈越過房舍數間,再右彎進一小徑,登爬石梯數階,有間簡陋的烏瓦小厝,隱身在高聳的樹林之中。在這碧潭的山丘深處,如果不是有人引路,就算要特意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這個隱秘的處所。

在日據時代,小厝的女主人王嬌招贅李清和,陸續生養了十個子女,因此子女或用母姓或用父姓,有的姓王有的姓李。

據說李清和身高一米有八,天生武勇,單手能挑起五百斤的木材,可說是當時最為傳奇的一號人物。他平日喜歡打抱不平,不怒而威,深受鄉里敬重。李清和的弟弟也頗不凡,年輕時曾經為了伸張正義,憤而刺殺魚肉鄉里的流氓,在日據時代是轟動地方的大事。

李清和長子被日本殖民政府徵募前往南太平洋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從此生死未卜。不久,李清和亡故,家境更顯拮据。為了幫忙家務,才念五年級的王碧玉只好輟學,在家裡幫忙養豬、種菜、烹煮,順便照顧出生不久的小妹。

過了幾年,十八芳齡的王碧玉為了補貼家用,又翻山越潭,不辭路途辛勞,大老遠前往松山的藥品工廠當女工。

「阿玉,我看他對妳有意思喔。」一天下午吃完飯,藥廠女同事在回工廠的路途上對著阿玉取笑。

「什麼,妳說誰?」阿玉一臉迷惘。

「還裝,剛才同桌吃飯的楊先生呀,我看他一直找妳講話。」

「妳胡說什麼啦,那是妳男朋友帶來的朋友,我又不認識他。」

阿玉的同事沒有猜錯,這位姓楊的男子隨後就展開了積極的追求,每天都藉故同桌吃飯,但是這場追求一直徒勞無功。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