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百歲不老《少女像》見證藝術不朽

簡秀枝》百歲不老《少女像》見證藝術不朽

「永刼不死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精神上的不朽。至於對我們藝術家而言,只要用血汗創作而成的作品,還沒有被完全毀滅之前,我們是不會死的。」

台灣第一代雕塑家黃土水(1895-1930)於1922年,二度入選東京帝展時,撰寫創作感言《出生在台灣》,作了以上表示,是他以藝術創作者的心情,說出他們對藝術精神與內涵的期待。

黃土水是台灣第一位留學日本、入選東京帝展的藝術家,35歲英年早逝,但孰台灣美術牛耳,對近代台灣美術發展,影響深遠。

黃土水的《少女像》(Bust of a girl ,28*35*50公分,1920)在蒙塵百年之後,首次挺立在眾人面前。純靜優雅的妙齡少女,泛著熠熠藝術輝光,見證藝術家永恆的精神價值。

1920年3月24日,位於日本上野公園的東京美術學校舉行畢業典禮,第一位來自台灣、獲得該校學位的黃土水,在「畢業製作陳列會」上,以《少女像》畢業展作品,展現藝術家卓越基本功與昂揚企圖心。

屈指一算,《少女像》作品,迄今正好滿100年。百年時間如此快速飛逝,而作品依舊歷歷如新,精神內涵的不朽性,更是與日俱增,留下許多驚嘆號,值得喝采。

黃土水在東京美術學校就讀雕刻科木雕部的畢業生,木雕專業之外,當時他的石雕技術,也爐火純青,選擇堅硬的大理石,作為畢業展創作。果然,透過他的一刀一斧之間,去繁就簡,耐心琢磨,以慢工出細活的功力,雕琢出少女半身像。

一臉稚嫩的少女,肩上披著毛皮披肩,配著日本和服,正面蓄著短瀏海,背後以蝴蝶結綁著長辮子,一看就知道是日本富裕人家的好命女兒像。而黃土水在精雕細琢中,不但對人性與容顏,刻劃入微,對於日本大正時期(1912-1926)的摩登情趣,他也打造得淋漓盡致。

當時才25歲的黃土水,心細如神,為了刻劃出物體質感,相當費心,相對於毛皮的捲毛,頭髮部分,精刻出一條條纎細的直線,臉部表面光滑完美,彷彿吹彈可破。

觀者佇立在作品前,不但強烈感受到立體人像的重量感,雕刀底下,少女天真無邪、永遠不老的青春模樣,令人動容,也贏得讚嘆。

畢業展覧之後,作品輾轉回到台灣,由黃土水的母校太平國小收藏。太平國小前身是日治時期創設的大稻埕公學校,黃土水於1911年3月,從該校畢業,而且,1915年3月國語學校畢業後到赴日留學前的半年,在該校任教。該校於1917年改稱大稻埕第一公學校,1922年又改名太平公學校。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