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父親追求母親的「天方夜譚」

王鳳奎》父親追求母親的「天方夜譚」

我所接觸過的老兵都是鐵漢柔情,尤其是父親,外表非常嚴肅,不苟言笑,令人望而生畏,但是說起話來,聲若洪鐘,大義凜然,再加上傳統禮教的束縛,很難想像老兵柔情的一面。

明年不僅父親是百歲大壽,也是父母親結褵60週年。自小至今,從未聽過父親對母親說過一個「愛」字,更沒見過父親對母親擁抱。只是聽了父親當年如何追到母親的過程,在現代速食愛情文化氾濫的社會,父親追母親的故事絕對是天方夜譚了。

父親是個個性堅毅不拔的人,遇到值得做的事,絕對不輕言放棄,當年追母親也是如此,沒想到一向堅守傳統禮節,看似愛情呆頭鵝的父親,追起一見鍾情的母親竟是如此浪漫。

民國47年,許多隨國軍部隊來台的外省兵認為回鄉無望,開始興起揪團「看小姐」,即使在大陸老家已有眷屬,這些外省兵大部份都是孑然一身地到台灣來,無論是否退伍,經濟條件都非常差,通常只能到窮鄉僻壤或是原住民部落尋求有意願「賣女兒」的窮苦人家,許多「小姐」甚至是身障者。這些孤單的外省兵因窮苦,需要到處找錢當聘金,只要看到中意的小姐,馬上付聘金就算成交了。

父親因為退伍之後拉三輪車有了積蓄,還經常幫忙籌錢或借錢給他的結拜兄弟或同袍,他們就是如此到處看小姐,在台灣找到第一春或第二春。

民國47年的一天,父親在彰化沿海的一個小漁村,看上一位腳有問題的小姐,也付了聘金,打算回台北後就準備迎娶,没想到剛踏進家門,隔壁的戴太太告知父親:「上次跟你說的工廠女工連絡上了,明天有空去看好嗎?」父親雖然已付出聘金,但心想反正也沒有特別的事,隔天還是跟著戴太太去台北縣五股看這位工廠女工。沒想到父親看到這位女工一見鍾情,就決定先前付出的聘金也不要了,開始追求這位女工。

父親還記得他們約會看的第一部電影是「魂斷藍橋」,雖然他已經記不得這部電影的內容,我問他是否有藉看電影偷牽女工的手,他說沒有。

父親說,將近兩年的追求與約會,他從末牽過這位女工的手,但是後來對女工的愛慕實在忍受不了,才決定向女工的父親提親。在那個年代,本省人的家庭除非萬不得已,是不會將女兒嫁給外省兵的,就是擔心萬一兩岸戰火再起,女兒會跟著受罪,或是離開台灣。

當年女工全家族都反對,特別是女工的母親,幾乎以死反對,因為她的年紀,比起女兒這位追求者的年紀只大了兩歲。最後,只有女工當礦工的外公力排眾議,答應了這門婚事,當時已經有嚴重肺矽病的外公對家人說:「我已經沒多少日子了,其他小孩我做不了主,但『色子』是最大的小孩,在我死前我還作得了主。」『色子』就是這位女工,也是我最母親。

父母結婚一年多後生了我大姊,沒多久,外公就因肺矽病過世了。我的外婆是在民國107年因病往生,時年95歲。在外婆去世的前三個月我與父母親去看外婆,當時外婆已經是靠插管維生,經常處於昏迷的狀態,幾乎都不認得人了,可是當我們屈身呼喊外婆時,她竟然馬上認得出父親與我,口裡有氣無力喊著:「是王仔和阿奎哦!」外婆後來一直認為我母親好命,嫁了一個世上最正直的男人。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新聞關鍵字: 臉書電影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