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求學打工業績太好差點被流氓圍堵

王鳳奎》求學打工業績太好差點被流氓圍堵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在那個大學錄取率不到30%的年代,能夠考上大學就是榮譽,很多社區只要有孩子上大學就會放鞭炮慶祝,但是對窮苦人家的父母而言,孩子考上私立大學即使高興,經濟負擔也更重。我們家要不是小時候父親管教得緊,打罵得勤,在違章建築區那種惡劣的生活環境,根本無法安心讀書,而我自己也很清楚,天生不是讀書的料。

大學聯考放榜後,我沒有任何的喜悅,知道考上私立的東海大學對父親來說,一則以喜,一則以憂,所以極力勸我去讀不用學費又有津貼的中正理工學院,日後還可以拿公家的獎學金出國留學。

或許我天生反骨愛自由,選擇增加父母負擔的東海大學就讀。回頭來看,慶幸當年父親的支持,因為我剛直的個性與父親太像了,都不適合軍旅生涯,反而大學四年的自由自在生活,能夠盡情揮灑本性與才能,至今仍對東海大學充滿感激之情。

我因就讀私立大學對父母還是懷有歉意,又因傳承父母勤奮工作的精神,一進大學就急著找打工機會,以為打工可以減輕父母的負擔。而東海創校以來有一個優良的傳統,每一位大一學生都要義務清掃校園一年,稱為「勞作制度」。我大一除要義務勞作外,還到勞作室申請工讀,被分配的工作大都是清掃久未清掃的廁所,記得那時工讀費是1小時31元,現在學生工讀費則是1小時158元;我大二因勞作成績優異就申請為監管大一「小工」的「工頭」,現在稱為「小組長」;大三因擔任工頭表現傑出,被勞作室長官指派為管理工頭的「總工頭」,現在稱為區隊長;畢業時還收到一張勞作室頒發的獎狀。

除了在學校工讀外,大一下在台中北屯區找到一個家教,由於離學校有段距離,必須搭兩班公車,再走一段路才能到家教的地方,所以下午四點就要出發,一趟路程大概2個鐘頭。還記得第一次家教的場景,那是一個家庭即工廠的透天厝,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賓士轎車,學生母親引導我進去學生的房間,一個非常寡言內向的國一生。我還沒有開始教他數學,便好為人師地對他說了一番人生大道理,為什麼他父母要這麼辛苦工作賺錢,還請我當他的家教,把我的父母投射成他的父母,把我父母對我的期待投射在他身上,沒想到我這番話竟讓他的眼淚撲簌簌掉下來。沒想到我還蠻會說教的,蠻適合當老師,或許埋下日後以老師為業的種子。

因為家教路途遙遠,大一下結束就辭去家教工作。大一暑假因為全班要留在學校暑修物理,我就趁機向父親要求買了一輛二手機車,方便暑假到彰化打工賺錢,那是一份推銷國中模擬考卷的工作,我每天清晨5點半就要從東海宿舍騎機車到彰化各鄉鎮的國中,趁著早上7點半開始上課前,挨家挨戶到學校的老師辦公室,向國三班的老師推銷模擬考卷。其實賣模擬考卷是一個非常競爭的行業,各家出版社出的模擬考卷會透過各式管道賣給老師,甚至地方勢力都會介入,當時早上推銷考卷的競爭對手還包含了角頭流氓。或許因為態度誠懇,加上是大學生,我的銷售成績非常好,引起競爭對手的眼紅,有好幾次被我推銷成功的老師好意提醒趕快離開學校,因為已有當地流氓要圍堵我。

有了機車當交通工具,打工變得方便多了,大二是我打工最忙碌的時期,我從事過各式各樣的工作,不過都是短期的工作:曾到台中沙鹿的批發市場去批衣服回來,再設計東海教堂的式樣印在衣服上在校園販賣;也曾到批發市場批小型的玻璃飾件,到當時逢甲大學大門前的星期五夜市擺地攤販賣;大二時班導師是剛從美國NASA回來的新老師,雖然沒有教過書,但對教學非常有熱忱,對學生又非常好,把每一位學生的背景都瞭解得很清楚,再一一約談學生。她知道我的家庭背景,又知道我很辛苦到處打工,想要減輕父母的負擔,所以在我們會面時,告訴我她會幫忙申請學校婦女會的獎學金,而且她非常有把握,這個獎學金會提供我到畢業,希望我不要再忙於打工,要好好專心讀書。我知道老師的好意,但卻沒有接受,因為個性不願接受任何人的「憐憫」,再者自認為成績不足以有資格領那份獎學金,領了會對自己及老師造成壓力。

後來回想這些打工的工作,對我而言不僅不辛苦,還增添大學生活的樂趣,也增長社會經驗與智慧,這可能也是許多朋友認為我是社會化比較深的大學教授的原因之一。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由作者提供,東海大學許多師生仍有義務勞作的精神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