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談拉烏爾・德・凱澤的畫品與人格

簡秀枝》談拉烏爾・德・凱澤的畫品與人格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一、前言:為什麼拉烏爾・德・凱澤(Raoul De Keyser, 1930-2012)的作品,值得收藏?!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就是畫品與人格。

拉烏爾・德・凱澤是位終生孜矻探索藝術,低調、謙和的藝術生活家,作品尺幅不大,畫題簡單,但承載了他終生去繁就簡的滿滿智慧。在他辭世9年後的今天,重新品賞他的遺作,聆聽他的遺音,倍見哲思,發人深省。

截至目前,所能找到的最後遺音,是2010年由比利時影音專家揚・布朗德爾(Jan Blondeel)採訪錄製的紀念片:《拉烏爾・德・凱澤:歸途也是旅程(Daoul De Keyser: The return is also a journey)》。

人近遲暮,慈眉善目的拉烏爾・德・凱澤,在紀錄片中,流露出面對藝術專業,當仁不讓的格局,然而,他不爭名利、敬謝溢詞,片中的歷歷回憶,盡是他在探索藝術的點滴。這樣的慈靄老人,令人打從心底敬佩。

影片的主持人稱拉烏爾・德・凱澤是比利時藝術世界的「獅身人面像」,因為難以觸及,至高無上,他是位不願接受採訪的大師。

影片上,靦腆入鏡的拉烏爾・德・凱澤,話題從繪畫與藝術的區別開始。他提及畫家與藝術家的差別。「畫家只是賦予色彩,而藝術家則需思考」。他甚至形容藝術家在亞麻布上繪畫,更像是裝點一把椅子,需要動用許許多多的腦筋思考。

當再被問到「繪畫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時,拉烏爾・德・凱澤沈思片刻後,他的回答令人玩味不已,「恐怕是要說些我之後需要去質疑的事情」,原來,繪畫是表達,是拉烏爾・德・凱澤對人世間的好奇與質疑。他透過繪畫實驗,一直在探問人生。

那回憶呢,所有美好回憶呢?!拉烏爾・德・凱澤的回答簡單扼要,「我很想把事情保持低調,我不想記得太多!」

「您一生所做過的藝術作品,可看作是完整作品,一份畢生之作!?」

「畢生之作?喔,不,不必這樣,這是豪言壯語」創作實驗超過一甲子的拉烏爾・德・凱澤,把藝術哲思,盡藏在他的應對之間。

二、傳弗蘭德斯遺風 享代因澤城富饒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